网站首页 > 范夭桃的辉煌人生 > 第99章:陈言务去

“陶小姐,你这话就不对了,人不是没死吗?我已经接到消息了,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既然人没死,为何还要心若偿命呢?这有点不合情合理吧?”乔天翎斜眼看了一眼陶诗敏愤愤不平的问道。

“看见了吗?人确实在我们手上,钱拿来。”绑匪没好气说道。

“那……你想要自己的爸爸吗?”不知道怎么,唐心若突然提起了那个许久未曾提起的人。

被这群可爱的小萌物围着,尤歌的心情越发轻松愉快,哪里还能狠心拒绝狗狗们期盼的目光。

龙晓晓有点紧张,望望店长,再望望尤歌,她手心都在冒汗。

也难怪郑皓月会发这么大火,“宝瑞集团”是本市纳税大户,而尤歌是连续几年都登上富豪榜的最年轻的一位财团继承人!可尤歌偏偏智力仅10岁,这让人如何放心她单独行动?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抓走以此勒索,那将会是一场噩梦。

容析元确实来得及时,赶上了这顿丰盛的午餐。

专柜里,尤歌刚送走了一位顾客,到了门口,无意中望见右方电梯口出现了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

有钱人被绑架,这事算是屡见不鲜,而容析元又是超级富豪,身价不菲,哪怕成为植物人了,他的命依然很值钱。

容析元凑在她耳边说:“我不灌你喝酒,你自己想喝才喝,怎么样?”

“不准你亲我……走开啊!”尤歌皱巴巴的小脸满是绯红,羞得耳根都热了,同时也暗骂自己差点迷失了。

“白天只能带最多两只狗出去,不然要被人围观。”

尤歌赞同地点头:“没错,晓晓你这些想法都是挺正确的,咱们女人一定不能抱有侥幸和坐享其成的念头。要知道,男人就算再怎么疼爱你,他也不会对一个好吃懒做的女人长期地忍受和爱,所以我们要**,要勤奋,要有自己的事业,不要过那种靠人给钱的生活。自己赚钱,想什么花就怎么花,不管自己老公有钱没钱,至少我们可以自己养活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是啊……”

许炎这才发觉自己这解扣子的动作让人误会了,不由得皱起眉头,迅速脱掉衣服,淡淡地对苏慕冉说:“你走吧,我快到上班时间了。”

导购小姐都禁不住赞叹:“您的身材太完美了!”

这条裙子是开胸式的,当她从更衣室出来时,许炎正一口茶喝进嘴里,却差点全部喷了出来……她的胸,也太有料了,这个款式穿着,简直能惊爆人眼球!

这下可不只是许炎要黑脸,就连尤歌也感到一阵纳闷儿,这五星级的餐厅怎么这样啊?一连几道菜都没有,像话么?太奇怪了!

郑皓月沉默几秒之后,笑了,精致的妆容透着几分狠色:“好啊,不错不错,真有骨气,我们店就是需要这样有骨气的人。既然你们是新来的,很多东西不懂,可以不怪你们,但也不能一点惩罚都没有。这样吧,今天你们所卖出的所有单,提成全都作废,也就是说,你们的提成会从明天开始计算。怎么样,有异议吗?”

“嗯……我知道了。”

...这是一场艰难的手术,不仅持续时间长,难度也是异常高的,无异是在跟死神做最危险的争斗。几次病危通知书就能将人吓破胆,只剩下混乱的意识了。

“你看看,那躺的是谁?”

尤歌不以为意,她只觉得刚刚欧斯的眼神没什么特别啊,怎么会是放电?

没错,很多人看到都会认为尤歌和许炎是夫妻,以为那孩子是他们俩的爱情结晶。

但姜还是老的辣,翎姐在短暂的惊慌之后很快恢复了理智,知道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对了。

尤歌此刻感觉有点头晕目弦,身子微微一偏,扶住了墙壁,不停起伏的胸脯可以看出尤歌情绪的激动,她正在努力控制着自己,但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这消息太残忍,尤歌要怎么面对一个怀着她丈夫骨肉的第三者!

话音一落,他火烧的**也曝露在她眼前!

容桓那双充满算计的眼睛里露出几分阴狠,抬手摸摸自己嘴皮上那一撇小胡子,若有所思地说:“不如干脆买通展销会的人,直接把宝瑞拿过去的东西换掉。”

当数羊都不管用时,尤歌更心烦了,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颗纽扣……容析元该不会是今晚就在瑞麟山庄?

老爷子像是能洞悉尤歌的想法,不禁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胳膊:“你听我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析元他,确实是被他的亲生母亲劫走,而那个女人,其实以前你也见过。”

此时此刻,唐虞梅正在楼下煲汤,她不会知道,楼上卧室里,chuang上躺着的植物人,眼皮在动,手指也在动,最后,他终于吃力地睁开了眼睛!

“是啊尤歌……你快坐下……”

“……我没有故意气她啊,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走了。”

佟槿总算有点明白了,一边回味着尤歌的话,一边若有所思地点头:“嗯……我记住了……主动点。”

唐虞梅习惯地午休一会儿,可今天却怎么都睡不着。只因为,她上午去见了何炬,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容析元嗯了一声没说话,不过佟槿却懂了什么意思。

容析元,他的心有几分真几分假?她是否真的看清了?真的可以让这个家庭多一个成员吗?为何此刻他分明跟她在亲热,正积极地卖力着,她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尤歌转忧为喜,这才露出了点点笑容:“嗯,这还差不多,该避忌的东西,你自己记得就好。”

容析元被唐虞梅戳中了最痛的伤口……他当然知道尤歌和许炎住在加州的房子里,可这又怎样?既然尤歌能在他成为植物人时还留在身边照顾他,他为什么不可以原谅过去所有的一切,让彼此重新开始?

容析元紧紧盯着她的眼睛,不让她闪避,他就是想看清楚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现在表情有多可爱。

就是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幕,让容析元脑子里灵光一现,就仿佛是一团迷雾有了破开的迹象,所以他才会问佟槿。

唐虞梅的肩头在流血,身体渐渐倒下去,嘴角还挂着一点不屑,艰难地说:“枪里,没子弹……”

“佟槿,这是银耳羹。”

这是瑞麟山庄的酒窖,容析元是什么时候去哪里的?

尤歌这一天的工作都是出于混沌中,整个人都迷迷茫茫的,还好今天一整天都是呆在公司,没有太多繁重的事务处理,她到五点半就下班了。

“想要分开我和孩子?除非……我死!”她眼中的决绝,是他从未见过的寒芒……

容析元扶着她坐下,他却蹲下了身子,将她那只卷起的裤边放下去,安慰说:“下午送你到医院,明天就可以手术,你现在得打起精神,保持愉快的心情。”

尽管翎姐的身世凄零,可她有着一颗宽容善良的心,她在孤儿院的日子帮助过很多小伙伴,她也曾跟着孤儿院的义工出去救助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容析元就是其中之一。

可是,郑皓月怎会如此善罢甘休?就算尤歌坐上代理店长的位置,郑皓月也寻思着要抓尤歌的小辫子,只要被抓住,她就可以阻止尤歌往更高的位置爬。

但有些时候,不想看到的事情却偏偏要发生,会令人措手不及。

寒酸也好,穷困也罢,尤歌已经坦然接受现在的自己,起码不会看不起自己,不会自卑,不会自艾自怜。她很清楚,现状不过是激励她努力的鞭子,就是要这样的过程才可以让她更坚定自己的方向,更坚定要凭自己的努力成为人生的赢家。

容析元似笑非笑地睥睨着许炎,浓眉轻挑着,带着一丝倨傲:“忘了告诉你,就在刚才,尤歌已经答应嫁给我了。”

一气之下,尤歌就干脆发短信给许炎,让他别再竞拍了,她已经决定捐出自己的项链。

“尤歌,你是在心疼我吗?”许炎调笑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戏谑。

这个念头,使得许炎自己都感到诧异,一闪而过,又继续唱歌,不想那些了。

苏慕冉是本市为数不多的女教练之一,据说整个隆青市只有五个散打女教练。

管家看看时间,一咬牙,冒着被训斥的危险,又一次地提醒容老爷子,时间不早了。

=========================

尤歌没见过他这样低声下气的样子,这比他说“对不起”还更能带给她震撼,如果不是因为这些日子她思考得够清楚,她刚刚可能真会动摇。

容析元倏地投来一个凌厉的眼神,冷笑道:“我说什么,你们何家应该最清楚,何碧翎确实是曾经在孤儿院的那个善良的女人,但何家不是还有一个跟何碧翎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么?我想确认的是,你什么时候开始冒充翎姐的?”

可越是坚强的堡垒,决堤的时候崩塌越快。他刚才在看到那双眼时,分明渴望着那就是尤歌!但看到她身边出现的男人,还有她正常的眼神,他的心就凉了……仅仅是眼睛像,可终究不是她啊!

这样也更让来宾们有安全感了,都很配合地搜身,顺利地进入会场,感受不一样的超高端境界。

“我……”

尤歌这回挺聪明的,能及时想通这一点,确实是她明智的选择。

尤歌愕然,瞪大了美眸看着这道不起眼的门,脸色缓和了一点,但也没有放松警惕。

“我要将香香带走,还有其它狗狗,你不要,我要!”尤歌情急之下也不顾那么多,忽略了最重要的问题。

容析元见状,毫不犹豫地伸出双臂,将这个气呼呼的女人抱着,捏捏她粉红的脸蛋:“你看看,现在的你,不就是个大孩子吗?外加两个小宝宝,都是孩子,我都在乎,行不行?如果非要分个主次,当然是你更重要了,没有你,哪来的孩子?所以啊,你才是家里的老大。”

“嗯,知道了大叔。”

然而现在,大叔是要跟别的女人生宝宝去?尤歌怎能不心痛?

“香香,乖宝宝,你怎么了?”尤歌低下头,试着想去亲亲可怜的香香。

尤歌气得咬牙,他还不承认!

而某些人又在传言说许家背景不干净,说港澳台三地的龙头大哥都是许家那位的拜把兄弟……传说传说就是这么越传越神奇的,直到后来人们都无法分辨真假,对于许家究竟是怎样的本质,外界众说纷纭,这也越发加强了许家的神秘感,提到这个在黑白两道都混得开的许氏家族,隆青市鲜少人不知道的。

有人说:车里当时有女人,一定是跟容析元走得近的,说不定是*,说不定是感情纠纷导致有人想要他的命。

吵架的声音

但容析元却冷冷地丢来一句:“明天,你去那边有人会接待你。”

“你……你还随时都放着这种东西在家?”

“现在才九点钟,我带你出去喝早茶。”容析元果断的口吻,预示着他的决定不可更改。

只有郑皓月才这么嚣张,别的高管都没人敢这么跟容析元说话。

许炎将车里的医生袍拿出来,冲着黑虎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但刚转身又回头睥睨着黑虎:“你小子,我说过我喜欢她吗?别瞎猜!”

说来说去,苏慕冉的提议是有相当难度的,是很难实现的。

这货一边走一边暗骂自己大意,怎么把苏慕冉的可乐拿起来喝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出来为她买水,是不想他喝过的水又被苏慕冉喝。

戴眼镜的男人望着苏慕冉,温润的声音说:“冉冉,好久不见。”

但郑皓月有一点可是没说谎的……她说戒指的制作人在瑞士,做好之后才送回宝瑞本部,这确实是容析元制造出来的假象,除了他自己,公司里没人知道那位远在“瑞士的珠宝大师”究竟是何真面目。

就在这时,孙洪青的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孙洪青顿时感觉来了精神,立刻接起了电话。

“呵呵……我不过是看在我老爸的份上,所以给你一次机会,看你能不能在三个月之内打动我。要不然你以为我真会无聊到跟你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许炎不屑的口气,到也让人对他的话信了几分。

许大医生就是这么傲娇的存在啊!

“晓晓,幸好你没事,要不然……要不然……”尤歌后怕,想到当时晓晓奋不顾身挡在她母亲面前的情景,她就浑身发凉,还好是救活了,否则她就失去一个好姐妹。

尤歌羞囧,低头看去,这才发觉她这样弯着腰吃饭,领口处就显得很低,难怪他的眼神那么怪呢。

“容先生,请说说关于劫案的事吧,听说歹徒朝您的车开枪了……”

“我……”许炎刚要说话,忽地,眼前一黑……

被尤歌这么一喊,很多人都看出来了,没错,她手里的珍珠不如她旁边那颗大珍珠漂亮!

可现在不是欣赏身材的时候,许炎可没忘记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奇葩的苏慕冉,约他来过招,这种怪异的约会,许炎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也不否认他是想趁此机会教训她一顿,让她知道他也不是好惹的。

“怎么这么快动手?趁我不留意的时候攻击,你还要不要脸!”许炎怒视着苏慕冉,两只眼睛都在喷火。

许炎不耐烦地说:“动作快点,我……”

鼻子干嘛?”

“哈哈哈,只要你肯答应我,不再见尤歌,不再跟她有任何联系,我就可以放了你,你总不会是想这样被手铐一直拷着?”

尤歌挣扎了一下,可他的手像铁,她不禁就纳闷儿了,他今天真奇怪。

容析元知道她要这么说,他也不生气,只是将大门打开,然后将尤歌扛在了肩上!

郑皓月怒不可遏,她原来以为容析元只不过是可怜尤歌而已,以为他不会对一个智力才10岁的女孩子做出那种事,可现在看来,她错了!如果没有猜错,尤歌已经失去了少女的纯洁!

轰——!嫉妒这词儿,戳中了郑皓月的心事,这一秒,她愣住了……是啊,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发火?是心疼尤歌吗?难道真是因为嫉妒尤歌可以得到容析元的青睐?

葛斌闻言,眼底不由得掠过一丝欣赏。他故意那么说的,但尤歌并没有慌乱,而是不卑不亢的态度,这已经可以在他心里加分了。要知道,在专卖店里当营业员,随时都可能遇到富豪们前去消费,有的甚至会趾高气昂,目中无人。如果营业员遇到这样的消费者,心理素质太差的话,就会不知所措。

容桓声音大,而他的说法显然得到了容家其他人的默许,年轻气盛嘛,别人不敢当着老爷子说的话,就让容桓来说,正好合了他们的心意,等着看好戏了。

郑皓月靠在他怀里,仰着头欣赏着眼前这百看不厌的俊脸,心里还在如初见时那般感叹着……人啊,怎么能长成这样呢?这五官线条,没整容都能这么精雕细琢,尤其是他的眼睛,犹如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又如深不见底的宇宙黑洞,仿佛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令人沉溺下去。

容析元及时抓住了这只手,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他是在为香香出气,也是为尤歌泄愤。他虽然以前不喜欢香香,可他很清楚香香对尤歌有多忠心。

接下来的事就是沈兆去做了,冯奎等人将会被送往警局,而容析元又回到别墅里,香香继续养伤。

那是什么?

“容老头,别以为我是被吓大的,如果我会怕了何家,我怎么

在经过一番权衡之后,容老爷子与唐虞梅之间达成了一份极不情愿的协议,之后,老人终于还是走出了这栋别墅,两手空空的,站在别墅门口回头望望,老人心中思绪万千……至少能肯定一件事,唐虞梅不会伤害容析元。现在,棘手的是,尤歌那边要怎么去解释?她要怎么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但此刻却是个特殊情况,身为妻子,入睡时丈夫还在身边,才几个小时醒来后就不见人了,也没有事先跟她交代什么,手机都没带走,这实在太奇怪,尤歌怎能淡定。

尤歌悬着心心终于放下,暗骂自己太神经质,瞧他现在不是好好的在面前么,还穿着睡袍呢。

多么熟悉的轮廓,化成灰都能认得!照片中的男人是容析元!

前来开门的佣人不认识尤歌,态度很傲慢。

“调皮蛋,找到你了!”尤歌赶紧地将香香抱起来。

容析元是往书房去了,一路上他的脸色很不好看,铁青的,一言不发,紧抿着唇,遇到翎姐喊他,他也只是微微点头就没再理会。

不管怎样,都兴庆还能再次团聚,否则都将是一辈子的遗憾。

翎姐的呼吸微微有些紊乱,低下头,轻柔的声音如梦呓般在他耳边呢喃:“你还记得以前在孤儿院的后山,我们在那放风筝,我做的风筝怎么都非不上去,我气得把风筝扔掉了,可是你又给我捡回来,帮我稍微修改了一下,结果后来风筝飞得好高……那是我第一次放风筝,我以为没戏的,没想到你一出手就可以让风筝飞起来……那风筝上写着我们的名字,还画了我和你的头像,看着风筝在天上慢慢越飞越高,那种感觉真是美极了……”

当火热的岩浆燃烧她的神经,当双方同时达到每秒的极致时,似乎都能听到心里有什么东西炸开花的声音。这不仅仅是**的交融,更是心灵的合二为一,是灵魂在共鸣,是最彻底的融合。

“啊?”尤歌愕然,随即反应过来,他误解了。

容析元仔细欣赏着眼前的妙龄佳人,心里暗暗赞叹,只有尤歌才配得上这套首饰,不枉他亲自设计,加上宝瑞公司精湛的制作工艺,成就了这套足以传世的佳品。

尤歌觉得只要有香香在身边,她或许就不会抖得这么厉害了。

六个人剪彩,其余五个都是中年男人,唯独尤歌是女的,还这么年轻,长得鲜嫩水灵,往那一站,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发出赞叹的声音,无数道艳羡的目光投来,尤歌纯美清新的形象,无疑令人眼前一亮,为整个剪彩仪式增添了新的热点。

“别碰我!我嫌脏!”尤歌痛苦地低吼,转身激动地往外走。

乱了乱了,一切都乱了套!

“嫂子,你感觉怎么样?”佟槿关切地问,眼神中满是无奈。

她轻颤的小手攥得很紧,掌心被浅浅的指甲刺得很疼,但她只能用疼痛来提醒自己不要在这种时候失去应有的尊严!

尤歌的脸颊哭花了,眼泪和鼻涕混合在一起,她也没去管现在是什么形象,只是惨淡地冷笑,接过他手中的纸巾,沉默不语。

尤歌心里酸酸的,涨得发疼,她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他怎么可能会认错?虽然没亲口说“我错了”,可他话中的意思就是这个,确实让尤歌太意外,怎么都想不到像他这么强势的男人能做到这点。

尤歌这样的女人本就是世间少有,别以为她是软柿子好欺负,她的忍耐有限度,她发飙的结果也是很严重的!

这……这……真是连老血都要吐出来啊!

尤歌的脾气就是这样,简单直率不做作,如果要她虚伪的应付,她宁愿选择不见。

安静了一阵子,大约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尤歌估计佣人该送饭来了。

霎时,这屋子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出奇的,赌王没有发怒,但却绷紧了脸,表情异常沉重,像是在考虑什么重大决策。

“哼,这两天书评区多了那么多一级小号,还都口径一致地攻击苗小妹,说她的书抄袭某某,不配上月票榜,这不明摆着是有人为了竞争月票而干出来的吗?说抄袭她,除了跟苗小妹争月票第一的人才做得出来,谁还会这么干?”

离开锦程,尤歌走得很潇洒,抱着一个纸箱子从公司大门出来,她觉得浑身轻松,回头望望公司的招牌,她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声“谢谢”。毕竟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她学到了东西,增长了见识和经验,这对今后的职场道路,是有益的,是金钱都换不到的。

郑皓月不悦地拦在容析元面前,冷冷地对女记者说:“现在不是采访时间。”

尤歌哪里会知道人家对她的误会那么深,她被他这种伤人的眼神戳到,心情更加郁闷了。

“别哭了,我是在问案,你要哭也等着回家去慢慢嚎。”

警察瞬间有种想踹尤歌的念头,她如果不知道这衣服是他的,或许会真心歉意,但知道是他的,她就更高兴了?这女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这才遇到不过一两个小时,她就能将他气得火冒三丈,本事啊!

积郁,加上工作的劳累以及婚姻的打击,强如钢铁的男人也倒下了。佟槿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在这守着,等人醒来再问。

何碧翎手里端着保温盒,放在桌子上,一如往常般温柔:“佟槿,喝点粥吧。”

“我……”何碧翎一时语塞,她能说什么呢,佟槿兴许还不知道容析元是因为得知了什么事才晕倒的,她也不希望佟槿知道,不想失去这个像弟弟般的朋友。

“哎……佟槿,感情的事,很难说得清,每个人在感情上都是自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