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范夭桃的辉煌人生 > 第83章:婆娑起舞

“爷爷!”谢墨含无奈地打住忠勇侯的话,“如今妹妹和秦铮已经圣旨赐婚了,都这般境地了,您还说这些做什么?若是传到秦铮的耳朵里,他更恼了。”

轻歌见谢芳华不欲多说,也知道有些事情不便多问。主子想说,自然就说了。天机阁如今有大半的人是当初无名山动乱时趁机逃脱下山的。他就是其中一个人。能过上如今悠闲的日子,他曾经做梦都没想过。从那日起,自然是发誓一辈子追随她。所以,关于她的事情。她说,他就听。不说,他自然也知道有不说的理由。天机阁的所有人都一样。

“你不是太闲了吗?”谢芳华凉凉地看着月娘,“竟然有这么多闲心来探究我的私事,不是太闲了是什么?既然这么闲,限你明日,就将初迟给我查清楚!”顿了顿,她看向外面,“否则,你在外面也悠闲得太久了,不如就回天机阁吧!反正有人也是望穿春雨地等着你呢!”

    风梨在一旁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了。公子挑食的毛病是多少年了。有些食物对公子的身体有好处,可是他偏偏不吃。厨子只能换着样地不碰触他禁忌地给他滋补,甭提多难了。如今芳华小姐来了,一下子便使得公子改了毛病。他如今真对这芳华小姐刮目相看了。

    谢云澜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待了片刻,忽然又睁开眼睛,那人儿坐在窗前,绝美的脸色纯净怡然。手指在桌案上圈圈点点。窗外细雨霏霏,她映在窗前的身影静谧如画,分外美好。

    如今……

谢芳华躺在床上,虽然疲惫至极,却没什么困意,闭上眼睛,静静地躺着。

谢芳华从崔意芝马车出来,又回到了谢墨含的马车,将崔意芝手中的空白密旨告诉了他,谢墨含想了片刻,低声问,“妹妹以为如何?”

谢芳华挑眉,慢慢地收回手,松了车厢的帘幕,坐下身,回看着崔意芝,不置可否,“心情这种东西,的确是时好时坏,时有时无。”

谢芳华微微抿唇,片刻后,跟上了他。

“也就是说,这是秦铮所为了秦铮如今在荥阳城”谢芳华道。

“你”秦浩一时反驳不得,“你当真不是因为他”

皇帝回过神,摆摆手,阻止道,“不必戴着它了,摘掉吧!”

“你只记得和燕亭兄的仇,怎么就不记得和我的仇?”秦铮看着她,没有因为她的面无表情而减少丝毫笑意,依旧笑吟吟地道,“所谓事情有因有果。燕亭是被我打伤的,才见了血,导致你应承了血光之灾,这仇该找我不是吗?”

“关于芳华小姐说的血光之灾应验到她身上的话,这个事情毕竟不是太有依据。”英亲王拖着秦铮退后了一步。

作者有话:在学校的班里还玩撕人游戏?这么高大上啊,想着咱们京门风月是好样的!么哒o(n_n)o~ ~ ...

他想他们活着,也想自己活着,想着能真的以天地之情,闯过这道鬼门关。想五年、十年、百年的看看,秦铮和谢芳华的命运到底是在何方?这样的集天地华彩出众卓绝的两个人,命总不能就此戛然而止。

“看起来薄弱的地方,才是误区。”谢芳华摇摇头,对二人道,“你们没去过无名山,没待过无名山的炼狱。所以,对机关之术,虽然通透,但却不彻底跟解。这里,应该比无名山的炼狱缔造,死生之间,先死后生。当该是上面。”

“怎么会无关?”秦钰摇头,笑道,“你和秦铮有婚约,深夜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出现在荒山野岭。传扬出去……”

那少年见前面挡了一个比他身量还稍小的少年,立即问,“你是谁?”

谢芳华淡淡看了刘岸一眼,没答话,转头对那两名仵作问,“你们确定你们验尸准确?”

“小王妃说这车夫是自杀,说匕首有差别,我却看不出来。别人杀人,两把匕首位置也不能一寸不差。”一名仵作道。

谢芳华吓了一跳。

谢芳华愣了一下,扬眉看着他。

谢芳华看着他,炉火映照下,他清俊的脸色忽明忽暗,忽然,他扔了碗,一下子抱住了谢芳华,谢芳华面色一变,他还抱上瘾了是不是?刚要挥手打他,他先一步握住她的手,难受地道,“你最好别动,否则我吐你一身。”

秦浩闻言沉默不语,脸色有些难看。

“属下觉得,应该是来自皇上和皇后。”窗外人道,“但是似乎也与王妃和咱们一样,蛛丝马迹不曾查到,皇上怕是会对听音姑娘心中会有想法,皇后也是。”

谢芳华知道他肯定是不想去紫荆苑的,本就对秦浩看不顺眼,更何况如今还是卢雪莹有事儿。她对喜顺道,“喜顺叔,你去告诉娘,我这就过去。”

谢芳华摇摇头,“不能了。她本来就体虚力乏,不曾好好养着,而且经过了剧烈的动作,孩子已经滑落,谁也保不住。”

程铭伸手指着秦铮和谢芳华,“你……你们……”

这时,秦铮也是没戴面具的。

谢芳华点头,“能!”话落,补充道,“不能耽搁,必须立刻马上救!”

秦铮本来就不宜走动,如今折腾一番,又受不住了,不多时,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这家店铺的人甚是有效率,不足一盏茶的功夫,便已经将全部的草药抓完。按照谢芳华要求的分量,足足有两个大包裹。

“八皇子若是死在平阳城,不知道当今皇上会不会屠了整个平阳城!”秦铮慢慢地道,“不过在我看来,皇上最看重的人是四皇子。八皇子死了,也无非是惹得皇上恸哭一番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不适合皇子王孙。八皇子还是莫要搀和江湖纷争。”

“我……我拦下你!”秦倾立即道。

谢芳华看向大长公主,“大姑姑,郡主梦魔,不是偶然,这老庵主和小姑子的死也不是偶然。您觉得,这件事情,要往下查呢?还是到此为止?”

李琴笑意温和,拿出琴谱,对她询问,“你该是识字的吧?”

谢芳华点点头。

入其道太深的人,总会执迷于某些东西。

“看起来不错了?”秦铮走到她近前,细细打量她。

秦铮走到桌案前,抬手翻看桌案上的东西,入眼处是几张字和一幅画。他随手放下,轻嗤了一声,“都是沽名钓誉之辈,将世俗玩物供得比天皇老子还高。”

“他们不放心边境之战,处理完事情,早晚也要再去漠北军营的,总能见到。”秦钰道。

郑孝扬无奈,抱着脑袋想了半天,将他和李沐清回京前,将秦铮、谢芳华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郑孝扬挠挠脑袋,“被打板子很丢人啊!可是我记不太清楚了。”

李沐清站着没动。

秦钰脸色发寒地看着二人,“你们回京时,就已经知道了?”

小泉子额头冒汗,这两位大人,当真知道小王妃怀孕的事儿,连皇上也敢瞒,好自为之吧!

“还是你自己进宫吧,我想起还有很重要的公事没做,我就不去见皇上了。”郑孝扬转头就要走。

她的身体那么差,怎么能受得住有孕?想必十分的辛苦,这漫漫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能挺得过来吗?

小泉子看着秦钰,试探地问,“那怜郡主……”

英亲王妃对秦钰道,“不用问她了,这事儿千真万确,我已经问过她了,再问她也问不出什么来。”话落,她将从秦怜嘴里得到的消息对秦钰说了一遍。

随着三人进入,军营的门缓缓地合上。

秦钰点点头,“说得有理。”

谢芳华见他说得认真,纳闷道,“为什么吗?谢氏米粮也叫天下米粮。连谢氏米粮都缺钱了。那这个天下岂不是都很穷?”

谢芳华坐在床上,踢了鞋子,立即扯过被子,钻进被窝里躺下,露出两只眼睛看着谢云澜,“谢谢云澜哥哥,还是床舒服。”

谢伊待二人身影离开后,小声对明夫人说,“娘,我觉得芳华姐姐和皇上好般配啊。”

谢芳华转头看向明夫人,“六婶母,为了使得谢氏六房安全无虞,一万御林军先在府外护着你们。待将京城脏污肃清了,再扯掉御林军吧,你们委屈了,用不了几日。”

秦钰点头,摆摆手。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迎面一股饭菜香味,摆在正中坐榻上,秦钰依旧坐在案前,伏案疾书。

秦钰随后跟出来,对秦铮道,“你近来不打算出去了”

秦钰转回身,向太后宫走去,“去太后宫里坐坐,先皇去了,太后也寂寞。”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英亲王妃点头,“对,没错,正是这样。”

“认识却猜不到,猜不透,才最是糟心。”秦钰放下茶盏,“不过幸好伤亡不大,这一回,没折了我的根基和谢氏暗探的根基,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如今你我在京中,再鞭长莫及,余下的,交给李沐清和秦铮吧。看看他们能否查出背后之人的身份。”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我会随身带着药。”谢芳华道,“而且我出京后,立即去找秦铮,有他在,你总放心吧。”

“你这些时日,已经够累了。”谢芳华无奈地道,“我又不是瓷娃娃,哪就不经风雨了”

小橙子立即走过来,跪在地上,“小王妃,皇上早就将奴才给您了,皇上说了,以后,奴才就是您的人了,您走到哪里,奴才就跟到哪里。奴才不会给小王妃您造成不便的,我会变音,不会因为小太监而坏小王妃的事情。您若是不要奴才,奴才全无用处,就只能一死了。”

正巧碰到了大长公主府的马车驶来,迎面碰了个正着。

“你可真会做生意!怪不得将祖传的店铺做得这么好。”金燕夸奖那掌柜的。

金燕闻言仔细一看,顿时唏嘘,“可不是吗?我一下子被这个金色晃了眼睛,到没看到它旁边的这个翡翠更好些。”话落,她看着谢芳华,“芳华妹妹你可喜欢这个?”

“你对铮表哥也好得可以。”金燕悄声对谢芳华耳语,想起她对秦钰多好,可是秦钰却是不冷不热地对她,一时有些郁郁,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真是应了这句话。

    谢芳华几步便来到了谢云澜面前,伸手去摸他,眼圈发红,声音轻颤,“云澜哥哥,你这是在干什么?怎么……怎么这副样子……怪吓人的……”

    赵柯顿时失了声。

屋中的火炉一直燃着,暖意融融。谢芳华歪在椅子上不想动,静静想着事情。

听言身子一颤,再不敢反驳,立即抱着酒跑了出去。

女子的闺房,外男轻易不得入内。

李如碧摇摇头,“哥,我不想治了,治不好,不如不治。”

李沐清接过药方,看着她低声问,“这样深的伤口,是不是真没办法治好”

郑公叹了口气,“此事是我荥阳郑氏不对,是郑诚教子无方,是孝纯教弟有责,但凭皇上做主。皇上如何处理,荥阳郑氏绝无怨言。”

有人应声,飞奔而去了。

谢芳华又点了点头。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她,天下多少因爱生恨之辈,比比皆是,但是金燕这样不计回报的爱和全心付出,她却是第一次见。

金燕看着他,依旧平静,“我没有作践自己,只是在做我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

“他能谋什么无非是让我不能大婚而已,总不能杀了我。”谢芳华冷笑一声,“换人易容成为我进宫,在外人的眼里,那也是我进了宫。那个代替我之人若是不能在皇宫里制衡秦钰,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那么,无论他筹谋什么,也许就真的成了。”

“别到时候还要劳烦太医!”右相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便过于训斥儿子,嗔了一句便放过了他。

几位夫人闻言只能继续坐着,也好奇什么事儿难得让铮二公子如此郑重。

谢芳华撇开头,想着秦铮此言此举怕是会成为一颗重磅惊雷,劈死人不偿命!

作者有话:是的,215期的《风尚志》有我和张芷溪的一篇访谈(圣诞特辑&新年特辑&情人节特辑合刊)。网就好比烟花,很难长久绚烂,不想被风潮淹石沉大海,就要拓宽它的生命线。比如出版和影视,能让它生命延续我觉得就值得付出。我和你们一样,希望妾本和纨绔被更多的人看到且不毁,芷溪姑娘一直在努力,我们相信她吧!

...

...秦铮的最后这一句话如一记重锤,敲在了谢芳华的心坎上。:3w.し直到二人回到谢云继的山林别院,那话依然在她耳边嗡嗡地响着,荡着回音。

林七点点头,瞧了谢芳华一眼,见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继续道,“谢氏族长早朝后递了宫牌,求面见皇上。”

秦铮忽然笑了,“谢氏族长一脉果然不傻。”

秦铮复又闭上眼睛,“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小王爷,您醒啦?”春兰的声音立即在外面响起。

秦铮关上窗子,帘幕落下,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他来到床前,挑开帷幔,伸手将谢芳华从被子里捞出来,抱在怀里,走近屏风后。

秦铮的脸变幻了片刻,感觉她撩过来的水珠滴在他身上,顿时滚烫,尤其是她理直气壮的笑容,明艳得夺目,这与以前的她大不一样,比昨日的她还不一样,少了少女的隐隐青涩,多了女人的妩媚,尤其是她尤不自知的自然流露出来的这种眉骨风情,几乎将他的心和他整个人都灼烧了。

谢芳华等了半响,抬眼问他,“怎么了?真那么不好画?大婚时,侍画给我画的……”

“爷的地盘,想如何就如何。”秦铮说着,但还是将谢芳华抱起,向屋里走去。

“再喊下去,骨头都被你喊酥了。”秦铮轻笑,狠狠地吻住了她。

“小姐果然刚醒来就问小王爷。”侍画抿着嘴笑,“小王爷在清晨就被刑部的人喊走了,走时嘱咐了我们,说小姐若是要问起,就告诉您他去了刑部,估计除了刑部外,大理寺的人也要赶着找他。想来要忙上一日,让您响午若是不想出院子,就自己在落梅居吃午饭,不必等他了。晚上他尽量早些回来。”

侍画又上前一步,凑近她耳边,小声说,“昨夜轻歌已经安排老侯爷、舅老爷、林溪公子出了京城。除了带走了大批的侯府隐卫外,天机阁还会在暗中随扈护卫。他让小姐放心,一定将老侯爷、舅老爷、林溪公子安全送到您制定的地方。”

侍画见喜顺离开,靠近谢芳华,悄声说,“小姐,昨日皇上才见了小王爷,今日就匆匆找您。准不是什么好事儿,皇上一直不喜欢您。”

谢芳华轻笑,“那你说,你刚刚把脉了,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谢芳华看着他,“你……不欢喜?”

她想哭,却觉得,泪不是从眼睛从流出来,反而都倒进了心里。

他何德何能?

喜顺在秦铮抬起脸的那一瞬间,忽然惊异地呆立在原地,直到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惊慌地匆匆跟了去。

秦铮忽然对他笑了一声,收回视线,不再看他,慢慢地放下了怀里的谢芳华。

“正好是到时辰了”英亲王妃转过头,对英亲王笑着说。

秦铮忽然眯起眼睛,眸光冷寒地看着秦钰,不等他开口,他便道,“太子气色不太好,是这些日子监国累坏了?还是今晨得到急报,听说数月前奔赴漠北军营接管三十万兵马的安远将军吕奕忽然水土不服发病身亡才忧急不已?”

秦铮和谢芳华转过身,面对彼此,缓缓拜下。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君心似我心,百年共白首。

艳冠群芳,华贵天下。真是当得她的名字

英亲王也

幸好,她喜欢上爱上的人是秦铮

“你们去救下月娘!”谢芳华也下了马车,同时吩咐。

秦铮皱眉。

“因为这是事实!”谢芳华道。

“你只相信你的云澜哥哥。”秦铮看着她,“为何在平阳城,他焚心发作,偏偏让你撞到他那副样子那副样子是能让人轻易见到的吗你就不想一想,思一思吗为何我一怒之下,射你三箭,你真当我盛怒醋极之下,与你恩断情绝全然不顾你性命了吗那日你就没想过谢云澜吗”

“我是可以安慰自己,说明这样你心里只在乎我吗”秦铮看着她,口气软了下来,一字一句地道,“我前世没有娶李如碧,除了你,我谁也没娶,至于为何你一口咬定是我娶了李如碧,我如今也不能去查证什么原因,毕竟,师傅已为此事而死,我不可能再请他动用一次逆天改命之事了。”

秦铮伸手握住她手指,忽然又气又笑,“学我学的可真快。”

“他从皇宫出来,就跟随谢世子来了忠勇侯府是不是?”永康侯再问。

谢墨含看着她,抿了抿唇,目光从她的脸上,落在她手中晃动的茶杯上,“而其他人,程铭、宋方、郑译、王芜等人昨日都在各自家里过年,并不知晓燕亭离开的事情。都是今日才知。秦倾在宫里,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就算有心,也是无力。剩下的人里,唯独一个李沐清。但是依着右相府中庸的门风,以及李沐清的聪明,他才不会去染手永康侯府邸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

不多时,果然守门的门房匆匆跑来,人还没到,便急声禀告,“世子,英亲王、王妃、铮二公子已经快到咱们府了。”

那守门的门房一惊,顺着声音来源,看到了站在窗前的谢芳华,脚步猛地顿住,心下一颤,立即垂下头,半声不敢吭了。

秦铮从谢芳华身上收回视线,看了他娘一眼,须臾,默不作声地打马退后了些。

谢墨含自然不能如那三人一样,不给英亲王面子,说走就走,他含笑上前,温和地一礼,“王爷,里面请!”

谢芳华闻言看了皇帝一眼,谢氏族里解决的话,无非是族里实行族规。也就是谢氏族长一脉出面做主。谢氏长房只刺杀一个她,那么,也没发生牵动全族的动荡之事儿,这件事情可轻可重。轻的话,也就是警告,重的话,实行族规,也不会是死人的族规。而若是皇上做主,那么,便不好说了。谁知道皇上心里是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