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范夭桃的辉煌人生 > 第55章:分毫无爽

越说,易峰越是明白,这南宫神君竟是对自己这么一位还未飞升神界的人物有拉拢之意。很显然,南宫神君肯定能够看出如今斩天剑的强大,甚至于他还在心中纠结着要不要直接动手抢夺,可理智却告诉他,这么做不是明智之举。

现在易峰最为关心的就是韩烟儿被带到了哪里,不过似乎在酒楼之中很难打听到答案。

易峰以九系神灵之力运转全身,竟也无法将那些已经融入血水中的能量驱除,剑元力与星辰之力也是一样不行。不能驱除还没有什么,关键的是它们还不断分解易峰的血水,如此下去的话,易峰必定全身精血消融殆尽。要知道,血水之中可是含带生命元力最多的地方,也是元阴与元阳的所在位置,容不得全部耗光的。

进步最为突出的,便是易峰的妖族血统,这个进步已经让他直接拥有了超级神兽的血统,但是在天妖诀的修炼上,他还没有达到上位神兽级别。

易峰先是试着鼓动九系神灵之力,虽然不怎么顺畅,但却是几乎可以调动八成神灵之力,可这些就绝对足够退敌了。

易峰怒了,直接问道:“你这是非要杀了?”

魏阳淡淡一笑,回道:“我可不是来夺什么极品灵器的,这位易峰小友乃是我天灵宗的客人而不是敌人。此番我来极东海域,便是要带易峰小友回天灵宗,不料却在这里遇到任兄。任兄别来无恙呀?”经过打听后,易峰这才知道,连破穹口中的镇魔星系,距离戎武星十分遥远,就算是一刻不停地传送,恐怕没有个几十天也到不了。

陆长风自然是不会欺负一位融合期的师弟,他客气的将手前伸,示意对方先攻。

易峰的肉身虽然品质极高,但还没有到达可以抵挡十系神灵之力聚变的地步,若不是那巨灵神族至宝月牙玉溢出大量光辉将他全身包裹,他的身躯估计已经崩溃。

易峰看出了,那液态的金色能量应该是金色大蜈蚣的毒液,带着很强的毒性。

但是,剑祖的攻击力强绝无匹,手中的长剑更是有着逆天级的品质,在许多强者之中,也算是上流。

出了山洞,二人就同时感受到一股令人胆寒的妖气从西方汹涌而来。举目望去,天空中,一道青色流光正飞速射来,而在其后则是一片云雾紧紧跟着。

没有片刻犹豫,四位神界大陆主宰当即动手,对九块石碑旁边的两位不死主宰发动攻击。

出于好奇,易峰也用化虚的魂力将九块石碑的内容刻入记忆之中,他能猜到,九块石碑之中的内容必定不凡,或许会对自己有很大作用。

四下里厮杀声大起,易峰纵身飞起,却是看到整个幽冥死城都在战斗中,来到幽冥死城的不仅仅只有四位神界大陆主宰,还有无数修士,他们对幽冥死城中的不死生物进行了猛烈的攻击。

山洞就这么大,斩天剑却是在不断涨大,山洞自然无法完全容纳,剑体在抵触到覆盖山壁的无形能量后,两者顿时爆发出一阵灿灿的神光,浩荡无匹的气势激荡开来。

时至今日,两位不死主宰的诅咒依然没有破掉,但也差不太久了。

九魅狐妖本来早就可以飞升神界,可她却一直压制自己的功力,可灵魂修为却是明显比几位妖皇要高了很多,而且也是超级神兽血统,其实力甚至还要超过尊级强者。

易峰也没有耐心再坚持下去了,而战衣的塑形也已经完全结束,现在需要的是在其中加上一些禁制阵法,来使之防御更具自动性、更加强大。

易峰收回了自己那已经踢出去一半的腿,又看了看破屋中的一众正奇怪地盯着自己的乞丐,而后苦闷地摇了摇头,人就返身出了破屋。

易峰大惊失色,惶恐万分地问道:“仙子这是何意?”

“小子别怕,我能保证你的灵魂无恙。”

“这乃是顶级仙阵六和吞天阵,这三位超级神兽只怕是难办了。”斩天对易峰道。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可不像地球古时那般父母之命重如山,虽然大部分儿女还是很听父母之言,但也要看父母说的是对是错,而这个对与错完全靠儿女们自己判断。

四颗魂珠个个都不凡,可无奈之下,班德大主神将之舍弃了,而这四个能量中枢,他是真的不想也舍弃了。

易峰更加不会知道,那个密室的存在,以及那个石像的存在,所以他现在前进的方向有点漫无目的,哪里的不死生物密集,他就超哪里去。

从芸霜传来的一番言语中,易峰能够感受到她似乎很想离开那里,似乎有点要投靠自己的意思。

此番能够逃逸出来,韩烟儿也直觉一阵轻松,她是实在不想与那正道散仙在一起,虽然她也不知道人家的用意,但就是感觉不自在。而且,她看到自己父亲似乎有意讨好那些个道貌岸然的散仙,也多多少少有些不爽。

一声炸响激荡而出,强大的气势波动平着推开,劲风席卷之下,就连那些神君级的修士都难以站稳身形。当然,这并不是易峰与斩天剑能够制造出来的威势,而是斩天剑、混沌之力与那禁制同时爆出的。

一位中期魔帝的速度怎么可能有这么快?易峰和斩天同时惊诧万分地思量道。

“一个是神界共知的云空天尊,一个是云空天尊的女徒云枝小姐。”易峰脸色不变地说道,并没有强调自己与小莲(云枝)的关系。

若是浙州方面足够用心,足够有诚意,指不定那位南宫家族的神秘高手会干出什么事情来。那位神秘高手未必是南宫家人,南宫家族肯定无法控制他,但由于要依仗他,家族大事肯定也会让他知道,这么就让易峰与南宫家族已经达成的同盟关系有了间隙,搞不好还会因此而崩溃。

易峰只是随意施展了一记时空法则中最为简单的时空封锁神通,就有如此效果。

随着炎傲的言语落下,四下里只有一片火焰之色在闪动,道道火龙凭空生出,张牙舞爪地扑向了小芙。二更,求收藏、推荐……

易峰率领鬼头与一万五千独立军直插十几万妖族大军腹部,而在妖族大军正面则是越来越猛烈的魔道北方军团的反击,即便是几位妖皇不甘心,此时似乎败局已定。

见到来人实力太强,又想起祖神对自己可能会有恶感,云空天尊当即向佝偻老者告辞,欲望金色光柱之中退去。

“跑吧,这家伙肯定比你厉害很多倍。”斩天对易峰提醒道。

果然,那冰霜巨龙的妖婴的法咒念诵完毕后,却只是从其口中喷出道道冰锥,向易峰纷纷射来,在火龙的阻挠下,威势就已弱下大半,易峰可以很轻松地躲闪。

“这是好办法,也是最为实际的办法,不过,他们不会那么干,至少短时间内不会那么干。他们当着大家的面,并没有商量如何对付你,不过,我想他们对付你,应该会像当初对付云空天尊一样……用计!那计策可能光明磊落,也可能是暗箭齐发,连当初云空天尊那样的人物都会被算计到,想来你也不能幸免,当然,你未必会落得云空天尊那般凄惨的下场。说到云空天尊,虽然已经陨落多年,但却依然是这次天尊们会晤时所说的重点,甚至比驿星换届之事被提及的还多。”元畅很耐心地分析道。

那部逆天功法不是别的,正是天妖诀!只不过,在这本书册里,用来记录天妖诀的文字被打散了,所以才会那么难以理解,所以易峰之前才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事情里面透着一股子邪异,但任谁都难以言明。

那霞光的爆炸,就这么被易峰有惊无险地化解掉。

仅凭这一招,也足够击败连破穹那般的高手了,也难怪连破穹也会受伤。

一声巨大的刀吟蓦然炸开,四下里似乎有漫天刀影在纵横,而那战刀之中又响起了鬼啸声,似乎其中震封了无数冤魂。

而且,当二人再度到达驿星后,连续传送几次还是能够以神晶购置到不少记载了各种领域的玉简,虽然这些玉简都很贵,但易峰二人却不算什么。

剑域领悟完全后,易峰还和小莲切磋了一番,可依旧是轻松败北,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小莲的魂力修为比剑魂珠要强大太多,在小莲外放出自己的领域时,易峰那带着狂暴威势和霸道攻击的剑域竟是当即崩溃,惹得小莲笑得花枝招展的。

让易峰忧虑的是,靠传送阵去神园核心区域,不知道会被传送到哪里不说,还有可能找不到回来时的路。不过,易峰与大家不同的是,自己有神园的地形图,虽然对核心区域标注的不是很明显,但关键时刻也能提供一些参考,比瞎摸要强很多。

“两位姑娘还是先说说要在下如何帮忙吧?”易峰有点不踏实,故而相询。

“估计是那个星球有好宝贝要出土了。不过,附近貌似没有什么资源丰富的星球,应该也孕育不出什么好宝贝。”辰震仙帝最先开口,似乎并不怎么在意那霞光。

星芒剑诀比之星辉剑诀要强大太多,易峰稍稍陷入其中的思量便觉得头脑一阵昏沉,却是如斩天所说,境界不够强行参悟,搞不好会遭反噬。

虽然是轻松化解了仙人们的第一波攻击,但是第二波攻击也随即而来,而在第二波之后,很明显是不会停顿半刻便会有第三波攻击。

此时局势越来越复杂,而斩天在观量新来修士的同时,也看了看沙鼠妖的情况。

而不等易峰回答斩天之问,那沙鼠妖跟着就道:“剑宗弟子果然不凡,不仅实力彪悍到逆天,就连这份见识也很惊人呀!若我所料不错,易公子应该是原本神界的一方高手下界重修的吧?”

易可儿挣扎了几下,见自己的努力都是徒劳,心中顿时来气了,但是她没有动,而是在静静等待着机会。她自己确实有办法逃走,可她怕惹怒了这沙鼠妖,从而会害了冷依依的性命。

易峰此时忽然想起,如此高级的妖兽,若是发动天赋神通,那威力将会强到何种程度?不过,易峰也知道,这里的妖兽目前对灵魂修炼还没有章法,是不是能够发动天赋神通还未曾可知。

易峰知道,不是由自己发动,而是由斩天剑发动星空剑诀,斩天剑会受到巨大影响,它蕴含的能量也会有巨大损耗,但毕竟斩天剑刚刚品质得到了提升,而且还蕴藏了海量的鸿蒙之力,强行发动星空剑诀挥霍一次,也不算什么。

而黑风老魔的嘴巴再次轻颤起来,一股子音波传入了麒炎的耳朵。

可当南宫雪琪苦闷欲退走时,刘一川与剑宗剑域高手忽然赶来,其身边还有几位正道高手,个个都有着九劫的实力。

若不是如此,那些厉害的仙门,肯定也会给自己的弟子个个武装起来。

“之前我没有当即开口答应与他双修帮他度过危险,他应该是有点不舒服吧,可……哎,还是算了吧,毕竟他也没有对我真心表白过,更没有承诺过什么……”梦嫣仙子在一会儿的时间里,心中已经是纠结了无数思绪,宛如一张难以挣脱的网将自己的心死死缚住,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始终都在其中不可自拔。

而如此神龙的骨架,可不常见,绝对是超极品的炼器材料。其实在易峰的储物戒指中,还有大量的火系帝级巨龙的龙骨,只是以后用不上了。

至于这位不死强者所言的进入死山会消失的危险,易峰虽然很上心,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修炼本来就是充满冒险的旅程,而利益往往就在危险之中得到。

最为关键的是,斩天还告诉易峰,那巫妖的实力却是比血兽强大很多。虽然都是大神期,但巫妖却是几乎要晋级天神的大神期顶峰修为,与血兽的实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一会儿的战斗肯定会异常激烈。

“完成不难,就是很有可能失败,若是凝结器灵失败,器胎也会毁掉。”血焰魔帝回答道。

那玉瓶之中,赫然正封印着一个仙婴,稍稍细看一眼易峰就发现,那仙婴就是那位被血焰魔帝秒杀的中期仙帝的。

易峰也曾在树林边缘的其他位置试过,可他就是走不出去,总是有一股子无形的力量将他推开,似乎只有这个门户才是易峰要行进的正确路径。

而神园居然可以限制天级高手的神念,这也让易峰多少有点意外。

他想起那天临行前葛渊对自己的言语,心中更是一阵阵惊颤,在佩服葛渊大义的同时,也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留下来。以葛渊八劫散魔之实力都无奈陨落,自己就算是能够侥幸逃出去,恐怕也得落个一身是伤。

易峰对此没有什么异议,只是想着要与凶魔拼命不禁一阵发虚。不过,易峰此时更多的还是对凶魔的好奇心,毕竟他还没有见过这种强大的生物倒底是何种模样。

“他来了。走,大家动手。易峰你跟在我身边即可。”

“可这对我而言,已经是极限了!”易峰愤愤地道。

二人距离极近,女魔口吐兰香,扑入易峰鼻息,让易峰一阵心神摇曳。

而易峰之所以要说破他们的身份,也是在警告三位超级神兽,警告他们最好客气点,不然的话后果肯定比想象中严重许多。

易峰与冷依依相视一眼,知道对方会砍价,但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砍这么多。

*****

跟着没有几天,那笼罩了一条星系的红雾忽然横着向东方移动,也就是向着正道大军的所在位置移动。刘一川此时依然是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想要让他出战肯定是不可能了,正道大军只能在那红色雾气的追击下,不断向东退去,没有多久就被赶出了魔道东方星域。正魔双方再次回到了刘一川未出现时的位置,谁都没有再去行动。

“鬼灵还能坚持多久?”魔尊大人对南宫雪琪问道。

衡天星上,易峰的那只手臂在他的刻意淬炼下,终于是与身体品质平衡了,都达到了极品灵器的顶峰。而此时的易峰,也终于成功地发出了一记星芒剑诀。

易峰看了那天魂草一眼,再感受着丹田之中的暴乱情况,自然是也不敢犹豫,一口就将之生吞下去。当天魂草入腹,易峰顿时就觉得一股股浩荡的魂力开始侵入血肉与筋脉之中,在体内游走一会儿后,竟是不用易峰刻意牵引,很自觉地冲破玄关,直入到易峰的识海之中。

由于光系灵根的缔结,自然要生出九系融合的神灵之力来,而这也再次使得那金丹之中的星辰之力处在弱势。

虽然只是化身,但祖神化身速度奇快,根本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比拟的,纵然是运转了流光遁的易峰,比起他们的速度来也差了一丝。

哇哇地吐了几口淤血后,易峰脸色还是那么煞白,整个人显得极其狼狈。

思及至此,血焰魔帝不禁愕然抬头,而来人依旧是静静伫立远处雪山之巅。

易峰行到那邋遢乞丐身边时,竟发现那老乞丐居然还没死透,便悄悄地将之背起,而后快步寻了一家医馆。圣京城方才被斩天剑惊动,几乎家家都开了门,所以,即便是深夜,医馆也是开着门的。

不屑地笑了笑,易峰又欲离开,因为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众目睽睽之下,他很不适应。

易峰凝目看去,还发现几位仙人脸上隐隐之中泛着得意的笑容。

只见元婴神色肃然,双手飞速结出印诀,一道道四系真元力护持周身,而后缓缓将魔气吸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