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范夭桃的辉煌人生 > 第54章:璀璨夺目

车子一路冲在雨里,很快就到了她所下榻的那间酒店。

电话那端,本来有些僵硬的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轻柔。

从医院外的停车场过来,转到住院部再上到vip病房所在的楼层,他一路向前,一路都是同他点头打招呼的人——这间医院,原就是“宏科”投资承建。

“你不罩我谁罩我啊?再说了,你也不想一辈子被于总压在脚底下吧?论资格、论管理经验,你哪一样不比他强?不过他运气好点,跟总部的人要熟悉得多。但如今的形式也不一样啊!如今咱们换了老板,也跟‘宏科’扯上了关系,如果咱们能想办法套到曲总那边的关系,还瞅以后都上不去吗?”

因为她年轻,如果再不拿出那点不怒而威的气魄,这些在江湖上混迹多年的老经验根本就不会有人服她。

“是我要!”他被她踢得赶忙从床边站起,“可你敢说后来你没要了?又哭又叫的求我,一会让我慢一点,一会又要快一点的,提这么多要求还想不负责任的人,你敢说那个人不是你?”

这件欧式蕾丝边的围裙最是麻烦,居然连脖颈处都有装饰纽扣。

已经完全铺洒在大床上的暖阳,将曲耀阳那拥有着小麦色健康肌肤的紧实臀部衬得格外诱人。

狂猛地冲摆过后,裴淼心终于荡漾成一滩春水,一边剧烈抽搐一边疯狂颤抖——而曲耀阳也在这紧要关头,用力一推,让她跪趴在床上,大手抓紧她的腰猛的撞向自己。

……周三上午裴淼心特意起了个早,昨晚晚饭之后曲耀阳离开,已经再三叮嘱过她明天上午一早就要到“玉奇”在a市的分公司进行工作交接。

他明明是想要赶她离开,可在她挪开脚边的凳子站起身时,他还是骇得赶忙伸手抓住她的手臂。

该死!

裴淼心摇头,“我只想知道曲耀阳他现在到底想做什么。”

吴曦媛让司机送了裴淼心回家,临去以前对她说道:“你先好好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孩子那边有你父母照看也是一件好事,这样你也不会分心。”

“也不是很忙,曦媛刚刚帮我招聘了一名新的高级设计师,我还没有机会去看看,因为暂时的工作重心我都会放在‘玉奇’这边,两家公司刚刚合并经营管理,最是人心动荡不安的时候,所以我想先好好处理这边的事情。”

可是结果是什么呢?

陆离果然快步绕到她手指的那个方向,弯了弯身,“哎呀,真是凹得有点厉害。可惜,可惜了……”

曲耀阳猛的就是一怔。

“咔嚓咔嚓”的声响,显然是久久等不来屋里回音的曲母已然起了疑心,动手就去拧门把手。

聂皖瑜突然就回了北京,聂家的电话也打了过来,稀里糊涂扯了一堆理由,就这样把她跟曲耀阳的婚事给推了。

可是就算是她勾引他的那又如何?当初她还苦苦在家里等着他登门造访,还苦苦爱着这个不太回家的男人时,他不也在同另一个女人做着同样的事情?

苏晓在那边一愣后才道:“嘿!姐妹儿,你怎么了啊!声音都哑成屁了,你感冒了?”

小家伙扁了扁唇,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刚刚有些氤氲,病床上的老人已经轻轻伸手过来拍了拍裴淼心的肩,“芽……乖……”

“去!”他一毛巾挥过去,正好被苏少一抓,“要你在这多管闲事,我刚才出去碰见一美妞,我心里高兴。”

“嘿!你这人怎么回事……都愣着干嘛,怎么能随便让人闯进来啊!”

陈妈正着急得不行,裴淼心已经冲出大宅快速奔上洛佳的车,说:“开车。”

……

“如果早知道你过得不好,我应该早点回来,早一点回来了就好。”

司机开车载着他们回去,由于突然增加了一个人的缘故,裴淼心为了避嫌,只好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将整个后排位置都留给了曲家两个兄弟。

裴淼心从随后的电梯里出来,看着他一瞬有些阴沉的脸,笑问道:“怎么了吗?”

他双手捧住她的小脸道:“这是怎么了,让我看看,你吃醋了?”

聂皖瑜轻笑出声:“是你妈妈说我跟婉婉一个年纪,婉婉叫他们做二哥二嫂,我又还没有过门,可不得这样称呼一句?”

久久等不来门里面的回应,内心焦躁到有些气急败坏的男人竟然直接用门口的电子锁按开了密码。而这密码,是前一晚离开这间屋子时,芽芽不小心说出来的。

这点裴淼心并没有否认,可她拿着叉子的左手还是有些轻微的颤抖。

裴淼心一怔,没有回答。

“就算再多的时间我也不会选择你!曲耀阳,你跟我都知道,你现在之所以还有执拗、还放不下,是因为你的骄傲,你还觉得我是你的东西!”“伯母,尤嘉轩是我的朋友。”

曲母望着女儿本已满是怒气,但看到厉冥皓亦回了身望过来,只得继续勾了唇笑:“我这女儿就是调皮,肯定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小区的门卡给丢了,这样可不安全,我们得去找回来。”

……

他眉眼一动,也跟着笑了起来,“你知道我从来不怕吃你的口红。”

“行了啊!洛佳,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行了,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

“老司令!”厉夫人上前,同爷爷握了握手后才道:“许久不见,前段听说您住院,我还同老厉去医院看过您呢!不过那时候您的精神状态不好,又好像刚刚睡着,我们来了,看了您就走了,也没等到您醒过来陪您说说话,对不住啊!”

曲婉婉走后,曲耀阳才拿着车钥匙寻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去。

曲臣羽点了点头,“我可能真是有些多虑了,越觉得现在幸福,便越觉得心慌意乱。这几日夜里睡不着觉,总会想起那日在瑞士滑雪场里发生的事情。其实从瑞士回来以后,我的短暂性失忆已经好了大半,我其实一直都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我也再没忘记过什么。可是面对淼淼,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

可是有时候他又觉得,人的眼睛是否能够看得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够不够明朗。

电话里的声音极轻,直说:“曲太太你现在方不方便说话?我跟你说,李太太那里又搞到一批新货,这次的比之前哪一次的都好,你要不要现在就过来……”

他说话的声音让她呼吸一窒,竟似他周围空空荡荡的,到处都只余他说话的回声。

曲婉婉这下没有站稳,往前踉跄了几下脚尖一绊,直接就跪坐在了地上。

“我知道了,桂姐,曲夫人那边我会去同她说,再不允许她来骚扰淼心。”

她在车后座上抱着女儿,默然盯着车窗外的风景时,小手突然一紧,知道是被他握住,暖暖的,却没有回头。

卧室里的姐妹团听了都是狂笑,裴淼心也忍不住笑得东倒西歪,开心得像个孩子。

她点了点头,说:“是啊!旧车配旧人,这车你早该给我了,我现在每天走好远出去坐车,我脚都疼得不行。”

该死的,恼人的香气。

他张嘴还要解释,可是已经背转了身的裴淼心一手指着卧室门的方向厉声:“你走!就算是我求你,暂时让我一个人待一会行不行?!”

边扣腕表边从走廊上经过,他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曲婉婉,问问这小丫头何时胆子已经大成了这般,敢公然算计他这位哥哥。

告诉自己不哭就是不哭,既然在发生了昨夜跟今早的那些事后,他还能口口声声说出自己在他眼里从来就不是个女人……裴淼心一把扶住浴室的墙壁,又一次制止自己狠狠撕裂的心疼。

“你怎么会在这里?”

曲耀阳开始沉思,“所以,或许这次我们谁都不应该去帮子恒,就让他好好的,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犯了错,那就接受惩罚,咱们谁,都不许再帮他了!”

她说:“哦!那这是什么?”

他的话似乎给了曲耀阳提醒,后者果然微眯着眼睛看他们,说:“渴,厨房在哪?”

他知道她指的人是谁,轻轻勾了勾唇角,又吻了几遍她的唇,仍然不觉得餍足。

这里并不适合吵架,她同他之间的关系又那么尴尬,万一,要是被这些有心的路人拿去炒作新闻,或者当中有谁是认识他的,把事情捅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他。

她茫然地侧着脑袋,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人影。

临行前,他到是极为礼貌地向曲耀阳的方向点了点头,等目光转移到他身边的曲婉婉时,目光不自觉就变深。

那小张也真是给力,从头到尾未置一声,当真是跟大老板跟得久了的人,早就学会了充耳不闻。

“我是答应过淼淼,关于孩子的问题暂且不急于一时。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以前,女儿还是你的。可是裴淼心也请你公平一点好么?女儿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她也是我的。若说今时今日我还不知道她的存在也就罢了!可是莫名其妙空白掉的这许多年,我就这样错过了我女儿从出生到现在这么多美好的珍贵时光,难道仅是这一晚上,你都不愿意将她交给我吗?”

他的话猛的丢出去,却在看到被他砸得眉眼一颤低下眸去的她的模样,才倏然意识到先前那股无名火的气势汹汹,已经让他的大脑变成浆糊状。

他转头看她,冷笑,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拉开车门就往外走。

曲市长搭腔:“你爷爷说的不错,家里这么多人,最不着调的就是你了,是该结个婚,讨个媳妇好好管管你了。”

曲臣羽说这话的时候,曲耀阳正好坐在那里低着脑袋,整个人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猴子道先前正想到什么,然后缓慢地站了起身,目光复杂地扫过曲臣羽和低着头不说话的裴淼心。

裴淼心整个人被这突然的举动骇得站在原地僵直了一下。

吴曦媛上来打圆场,“闹得差不多就行了啊!今天是人二少结婚,又不是你们,搁这吵屁啊吵,等会儿想挨收拾的就待这别走,晚上看我怎么弄你们!”

不远处的曲耀阳,斜靠在椅子上,任曲市长跟曲母抱了芽芽过去喂东西给她吃,自己就着面前的酒杯喝了些,才觉得本来香醇的茅台喝在嘴里竟然苦得涩人,滑进胃里跟玻璃渣子一样,刺得他浑身都疼。

她梳洗完了躺在床上听着他的声音,温温暖暖的声音总有让人安定的因子。

“虽然曾经有过彷徨,也想要放弃,可是现在我想说,能喜欢你真好,谢谢你爱我,谢谢你,过了这么多年,依然爱我。”

“心心你又不听话了,不管我们是谁先勾/引的谁,你明明知道我看到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会不高兴,可你还是让我呼吸困难让我心疼了,我是个医生,我能拯救大多数的病人却拯救不了我自己。心心你知道么,我病了,只要你不在我的身边……不对,即使你在我的身边,只要你眼里心里没有我,你对我冷嘲热讽我就会心疼。我的心好疼,这种感觉太不正常了,只有你能治我,只有你能!”

夏芷柔站在街边等司机将车从停车场开出,旁边有人靠近,正好就出声唤了她的名字一声。

裴淼心怔忪,却强自压下自己心头翻涌的情绪。

“那不行!都到这里了你还想回去?再说了你怕什么啊?你是裴家的千金,曲家的儿媳妇,这就是你正法的时候,你怕个屁!”

她从来都没想要跟夏芷柔正面冲突些什么,她爱曲耀阳是她的事,自己也爱。可惜爱情总有一方只能得到亏欠,自己无奈比她晚到一点,原以为时间和盲目可以改变一切。可是当他在家里亲口对自己说出那几个字时,她的心跳还是漏掉了一拍。

“够了!”夏芷柔一把甩开他的掣肘,慌忙弯身从自己先前丢在地上的包包里面翻出现金往阿成手里塞,塞了现金仍然不觉得够,她甚至急忙把自己手上的链子以及耳环统统都摘下来塞进他的手里,“这个给你,还有这些都给你!这些东西加在一起的总价值是你十年都挣不到的!你不就是想讹钱么,现在我都给你,拿着这些东西立马滚!我劝你最好不要在这不自量力!”

她一边掐紧阿成大腿内侧的皮肤,一边弯身下去到他耳边,“我没高就不许射,你要多学耀阳,他以前从来不会自己先到的,这点你还差得远了……”

他知道这些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她那样的小女人真真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情。所以她有情绪她有疯狂的举动都再再说明着她内心的不平静——其实她一直在压抑自己。

他的话还她倏然红了娇颜,等待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一夕得到回应,好像这样与他没有任何距离的相处,反而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没事,我就是担心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晚上害怕吗?”

少女的娇嫩红晕又漫上脸颊,现在这一刻,这般与他相处自然地站在这里,反而让她觉得有些怪怪的——好像这几年两个人之间发生过的一切都已随着浮云而去,他还是当年那个偶尔到大学里来客座讲授的商界精英,她还是那个无知无畏的小姑娘。只是这场追逐,到了今天,终于与他并肩而立。

“能别赶我走吗?咱们都有好多天没见了,这会儿才好了这么几个小时,你难道就不想我吗?”他可是想她想到发疯,想到夜不成寐。

“什么?”曲耀阳瞪大了眼睛,“你刚才叫我什么?”

那个家,从来都在那里,只是他从来不曾,认真去看过罢了。

手臂一紧,身体猛的向前一倾,也不过是瞬间,她的眼前一黑,等感觉到他拽在她臂上坚实的力道时,她的双唇已经被他用力一压,紧接着便是辗转不停的凶猛的吻。

裴淼心就快不能呼吸了,他的味道他的气息,这些所有全部都是她所熟悉的气息,即便努力想要抗拒,也只得陷落在这疯狂的吻中,甚至不自觉开始回应。

在情绪彻底崩溃以前,他还是想要尽快回到自己家里去。

“你既然知道还跟我这瞎起什么哄?淼心,我心底是真心把你当成好朋友,所以才会善意地提醒你一句,不管是什么样的企业,个人利益在公司利益前面都得低头,因为公司不是学校,老板不是老师,任何人都有他的‘可被替代性’,而你要做的只能是尽量保护好自己。”

她话还没有说完,他就阴沉了脸,“没事。”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秘书也不敢惹他,赶忙关上办公室的大门奔回去,一群人商量着到附近新开的日式料理店去,边聊边往前走,也不知道总裁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早早叫他们取消了中午的餐聚,又不让叫餐又不用帮他带吃的,那他是待会儿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