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范夭桃的辉煌人生 > 第45章:鱼目混珠

别说豆豆这些师兄弟们,就连杀手联盟的老怪物们,也觉得左岸这一次很仁慈,以至于让他们惩罚左岸,都不知道要怎么量刑……

南陵锦凡那个把自己玩残的人是疯子;锦行这个把南陵卖了的皇子更是疯子;而不顾一切,立王家女人生的儿子为太子的南陵皇上,就更是疯子。

有些人就是欠收拾,放着荣华富贵、高官厚禄不享,一天到晚作死,想要谋求什么更大的功劳,取他代之。

“九皇叔……”凤轻尘略一停顿,才道:“他要的是这天下,他有两种结果,要么成果要么失败,而不管哪一种,我和他都没有可能。”

“我那是为了病人。”不过是几只虫子的命,他可以用这些救更多的人。

事情也就这么巧,凤轻尘想趁秋冬之季,挑一块青草肥沃之地养牛羊和猪,好让她手下的兵来年有肉可食。

不能说九皇叔和凤轻尘狠心,而是他们所处的位置,决定权他们只能这么做。

凤离族和皇权关系太近,凤离族中难免会有不甘于现状的人,妄想取而代之,成为帝国的皇帝。

当然,九皇叔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有刺客,有刺客,快,保护殿下。”

“冲啊……”

数万面的鼓可不会重天而降,这些都是凤轻尘名下的商队送来的,由夏挽出面与军中交易,换来夜城一成的战利品。

明微公主选错了合作对象,东陵子洛绝不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皇后也不会同意,东陵子洛取个异国公主。

凤轻尘一脸涨红,却毫不示弱,声音反倒比之前更大:“王七,少嫌三嫌四的,爱看不看,本姑娘就这水平,怎么的了,不看是吧?行,你自个儿在这里建,不合我意,就给我推了重建。”

面前这个男人可不太君子,她还是1;148471591054062防备一些的好,虽然她能接受与九皇叔那什么的,可接受并不表示,她就愿意做,愿意随传随到。

“杀了他。不计后果。”这个时候,南陵锦凡就是拼着玉华兰芝不要,也要拉九皇叔陪葬。

凌天和九皇叔合作,凌天要离京,九皇叔自是不严查,到时候他便可以趁机混出城,出了城……

“啊……”凤轻尘痛叫一声,双手捂住脖子,腥红的血从脖子往下流:“好疼。”

和左岸他们对打的那两伙人,凤轻尘能猜到,她想不到的是,半路出现的那批黑衣人,到底是谁的人马。

看秋雪一副不服的样子,秋雨也懒得多说,直接说出苏绾的命令:“秋雪,小姐让我告诉你,她知道你忠心耿耿,可忠心也要有眼色,今天这件事你办得实在不漂亮,小姐罚你在这里跪一个时辰。”

店小二笑着上前:“公子,风小姐,殊言先生说了事出有因可以理解,不过你们二人要多对一对子才行,现在就请凤小姐将此联的下联对出来,殊言先生会再出上联。”

呜呜呜,倒霉的又是他们,不知道九皇叔会不会和上次一样,让厨房准备一堆的酸菜,一想到那酸得倒牙的菜,太监就泪流满面。

“是我!”凤轻尘冷笑一声,趁东陵子洛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把扯住东陵子洛的衣领,借力站了起来。

这些人一个个手握重权,如果没有人替她出面,她必死无疑。

崔浩亭还以为凤轻尘有意去江南发展,买地只是一个试探,原来凤轻尘一点不知。

九皇叔也不点破,站在暄菲的面对,眼中闪过一抹嫌恶,据说,这个女人长得和凤轻尘很像。

他们怎么办?

大手轻轻的摩挲着凤轻尘的脸颊,王锦凌心中万分自责:“要是九皇叔在,洛王定不敢动你。”

别说他就这么一儿一女,就是儿女成群,他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出事。

暗卫一脸庆幸,回去后就和同伴说起这事,直呼自从有了小小公主,皇上越来越有人情味,结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换来同伴的冷嘲。

凤轻尘微微张开手,让寒风将手心的汗珠吹干,不给蓝景阳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寒月庄主说景阳先生是小人,为了得到寒月山庄,不顾同门情谊,还骗他女儿的感情。我原本是不信的,今天却是信了。

凤轻尘却不知九皇叔在不安什么,只用力的推开九皇叔,推不开就用打的……

豆豆所说的“坏事”才不是这个意思……

这对他们太不公平了。

即使眼中无光,凤轻尘也能感觉到,那双空洞的眼中,除了阴冷的杀意,再也没有其他。

“鬼兵不退,我们走不了。前面也不知有什么危险,如果我们一路杀过去,前面的路就更难行了。你放心,我有分寸,我再试一次。”凤轻尘不信邪,将兵符高高举起,阳光照在上面,折射出一道道流光,照射在鬼兵的身上。

伤口一直滴着血,凤轻尘却倔强的一句话都不说,可她终归不是铁打的,没多久身子就有些摇晃。

九皇叔连忙回手,想来又有些气不过,在凤轻尘左侧头顶上轻敲了一下:“笨蛋,痛要说出来。”

九皇叔站在原地不动,凤轻尘从他身边走过,飞扬的裙摆,从九皇叔的衣摆上滑过,凤轻尘没有察觉。

“给!”投鼠忌器,南陵锦凡不敢违背。

当然,依靠智能医疗包里的技术,并不需要从从脊椎中采骨髓血,到时候元希并不需要手术,只需要通过静脉处采集全血,通过血细胞分离机提取造血干细胞就行了。

皇上气得肺都快炸了,就在他准备下旨,要治九皇叔的罪时,一件大事发生了。

“皇上英明。”符临适时赞美,看皇上心情颇悦,便提醒道:“皇上,天气渐暖,冰水融化,海上很快就可以行船,我们得早做打算。”

当然,陆家的财富,眼馋地绝不可能只是东陵和西陵,四国九城没有一个人不心动,甚至那些江湖势力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清理门户。”蓝九卿手中的剑没有停,直接朝玄情的面门刺去,玄情早有防备,脚尖一点,一个旋身便避了过去。

混蛋,居然敢威胁他在原地等,真是活腻了,可偏偏他不得不留下来……

这几天卢家上赶着帮忙,九皇叔并没有拒绝,讨好他的人多得去了,他要一一去拒绝,那他就什么事都不要做,光去拒绝别人的讨好就行了。

九皇叔目不斜视,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发生什么,长长的睫毛轻轻扇了下来,掩去眼中的失望。

不过她喜欢,她又不是圣母,苏绾屡次算计她,她要处处替苏绾着想,她就真是傻了,难不成真要傻得,被人打左脸,还要把右脸奉上。

两人聊得正高兴,屋内的苏绾听到侍女来报,却迟迟不见凤轻尘进去,气得叫贴身侍女出来催,侍女站在门口,摆着一张晚娘脸。

开玩笑,让凤轻尘看豆豆那玩样,回头九皇叔还不得把豆豆阉了。

混蛋小子,远在东陵还不忘消遣他。

凤轻尘放下枪,拿着手电筒下床,将桌上的油灯点亮,桔黄色的烛光微闪,正好能照亮室内,又不会显得太过刺眼。

凤轻尘默默地跟着两人身后,她早已习惯了皇上的做派,根本不会为皇上的行为生气,更不会为八皇子叫屈。

宁可错杀也不放过,是上位者一惯的思维,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甚到她所处的那个提倡人权的时代,也是这样。

“说动手脚多难听呀,我是大夫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我不过是为后宫妃子的性福着想。皇上这把年纪,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可他后宫的妃子各个粉嫩年轻,我怎么忍心让她们受活寡。”凤轻尘一脸真诚,要不是谷主和郭保济熟知她的为人,还真要被她骗了去。

说话的男子,叫苏文清,苏家大少,也就是这尸体的亲人。

“火药?李想居然弄出这么多火药,那个混蛋到底想要做什么。”凤轻尘双手握成拳,愤怒的道。

李想,有机会她还真想要见上一见,这人是不是和她所想的一般,也是同穿越过来的,如果是的话,她到要看看对方想要做什么。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怎么每次见你,你要都是这要死不活的样子。”这么一动,凤轻尘就累的一身是汗,不得不说这个身体越来越弱了。

凤轻尘欲哭无泪,把头埋在枕头里,默默地为自己失去的清白哀悼。

“嗯。”凤轻尘轻应了一声,对于佟珏和佟瑶能毫无芥蒂的提起四美婢表示满意。

眉眼含情,娇艳动人,一派风流媚惑之姿,人还是那个人,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就好像一夕之间长大了,少了少女的青涩,多了女子的风情之姿。

声音冷冷清清,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很好听,可是……却清傲的让人无法喜欢。

可狼族不一样,他们只崇拜强者,文人学子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吃白食的家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凤轻尘暗自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身后的男人,越发的不规矩了,不仅是唇在动,就是那双手也渐渐地不规矩了起来。

九皇叔盯着凤轻尘的脸,想要从凤轻尘眼中看出什么,可凤轻尘很快就放下这件事,问起九皇叔进宫的事:“进情进展的如何?”

“皇上很生气?”凤轻尘有些遗憾,没有亲眼看到皇上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

“扁了也不丑。”九皇叔改握凤轻尘的手,拉着凤轻尘往前走,特意放缓步调,陪凤轻尘说说话。

“对不起呀,即使你没老,我也一样可以压你。”凤轻尘的胳膊抵在九皇叔的脖子上:“乖,别乱动,要伤着了,还要我给你医治。”

这次出门,萌宝真是长见识了。也学到很多,平时在谷主学不到的知识,而且医好病人的成就感,不是养草药可以比的。

得知萌宝只是一个小医徒,士兵就没有再多问。

“发生什么事了?”邰邵和诸葛先生同时急得走出来,许清扶着门柱顺过气,急忙道:“公子爷,九,九皇叔带人来杀过来了,门外那些黑甲骑士像是发了疯一般,拼命的往里冲,我们的人,我们的人快要撑不住了。”

这两个人同时来是怎么一回事,这怎么谈正事,凤轻尘头痛,不过想到可以王锦凌来了,就有人帮她摆平暄少奇,她心情就好了些。

如果九皇叔攻破百鬼宫,他就会利用先祖设的机关,将整座岛炸沉,让东陵九与这座岛永远地沉睡在大海里。

他们这次带了足够的震天雷,把百鬼宫夷为平地都不成问题。

这是警告,九皇叔对皇上的警告,在凤轻尘这件事情上,他退了一步,并不表示他次次都会退。

“南陵锦凡带来的那批粮食,是崔家三公子提供的,他们之前曾有过短暂的接触。”

本以为,太阳出来了,这些鬼兵应该会退怯,却不想这些鬼兵虽然不喜阳,且怕火,可在太阳下,依旧能行动。

护陵鬼兵没有数十万,至少也有上万,暄少奇不认为,他们能一直打下去,找到鬼将,让鬼将命令鬼兵退下,是最好的法子。

“跟上。”九皇叔冲在最前面,等凤轻尘和雪狼走到中央时,九皇叔一个提气,凌空跃起,踩着鬼兵的脑袋,一路往前。

九皇叔和鬼王这一击,虽说不至于势均力敌,可也没有在鬼王手上吃亏。相反,鬼王倒是吃了一个大亏,被九皇叔逼得后退数步。

而这个时候,步惊云也渐渐逼近,鬼王一看,就知道此战不宜再拖,必须速战速决,既然东陵九这块硬骨头啃不下来,那就找块软骨头啃,比如——凤轻尘!

官商的地位差距摆在那里,九皇叔不是一般的官员,陈家根本不够资格见九皇叔,他们不开口求见,不拿出主人的派头,实在是聪明之举。

“够,够了。”凤轻尘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去擦眼角的泪花:不是她笑点太低,实在是九皇叔一本正经要奖励的别扭样,实在太有喜感了。

九皇叔摇了摇头:“不是凤府,而是另一个地方。”

凤轻尘知道又如何,她根本没有那个能耐查这件事,而有能耐的人,此时正“病重”,南陵锦凡无比感谢九皇叔“病重”,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清除掉所有的蛛丝马迹和相关人员。

这两位病人则会由侍卫专门保护,两位小姐随时可以进宫为他们医治,医治时本宫和洛王、三皇子、磊术子,会轮流陪在两位小姐身侧,哪位小姐的病人先痊愈,哪位小姐便获胜,当然在十五天内,两位小姐的病人都没有痊愈,那么比试继续,直至分成胜负为止。”太子不疾不徐的将之前说好的规则再念一遍。

不知情的人以为这是世家教养,让苏绾宠辱不惊,可凤轻尘却明白,人家真是大局在握,那八号妇人的“病”,估计和九皇叔一样,只要想随时能好,而她那个病人,会不会是绝症不好说,但可以肯定,十五天之内是肯定好不了。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豆豆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

“轻尘,豆豆不会……”九皇叔正想安慰凤轻尘,可极速的下降速度,让他的话化为风,凤轻尘根本停不清。

活泼可爱的凤谨,一到西陵就病蔫蔫的,一点精神也没有。要说西陵这地不和凤谨犯冲,左岸都不相信。

左岸一心记挂着凤谨,根本没有发现凤轻尘怀中有个孩子,而凤轻尘这几天,已经习惯走哪都带着小孩,一时也忘了介绍,直到小孩因为左岸的靠近,不停地“呜呜呜……”叫,才引起众人的注意。

凤轻尘上前,掀起夜叶身上的被子,夜叶一脸痛苦,闭上眼,咬着唇,,一动不动,好像在忍耐巨大的痛苦与羞辱一般。

至于那一身湿淋淋的衣服,还是赶紧换掉的好,别说夜叶本身就有伤,就是一个健康的人也受不了,九皇叔真狠,不过,她喜欢。

洛王亲兵要求很简单,他们只想在驿站暂住两天,与九皇叔井水不犯河水。

气得副将暗骂这群人找揍,更怪明微公主不识抬举,南陵的公主居然在东陵的地盘嚣张,简直是不知所谓。

王锦凌一看就知道凤轻尘从伤感中走了出来,朝暗卫打了一个手势,三条黑影从王锦凌的身侧蹿了出来,他们手上没有握杀人的兵器,而是拿着挖土的铲刀。

“你就这么肯定,他一定会去找你。”也许是换了一种心情,看到凤轻尘幸福的笑容,王锦凌突然觉得,这也是一种享受。

凤轻尘婉尔一笑,将身上的愁绪冲淡:“什么私奔不私奔的,不过是玩闹罢了,九皇叔知道我不会。一如我相信九皇叔会来找我一样,九皇叔也相信,我选择了他,就不会移情别恋。因为我和九皇叔一样,我们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一个人。”

凤离族的女子要像剑一样,可以保护自己,亦能守护族人。

在凤轻尘祭拜完蓝九卿,与孙思行汇合去夜城时,玄医谷谷主收到了连城发来的秘信。

世人就爱对比,如果有一个人投降了,后面的人看到对方占了大便宜,肯定会一窝峰的跟风,生怕晚了一步,最好的就被人抢了……850无解,九皇叔出手

“不知道。”来得太快,九皇叔根本没有时间去问。

“轻尘,本王不会死,本王一定会取鬼王的首级。”九皇叔握住凤轻尘的手,一脸坚定:“等我回来娶你。”

是他,把那个鲜活、明亮、敢爱敢恨的轻尘毁了,让她变成了一尊没有生气的娃娃。

凤轻尘穿好衣服,想想还是将之前搜刮来的银子和银票放下一半。

他相相信奶宝不敢。

“我忍你,以后绝不与你共事,女人真是麻烦。”王七咬牙,继续按凤轻尘的要求画着。

安平公主一听,哭得昏死了过去,皇后娘娘得讯前来,将安平公主身边的宫女,以照顾公主不周为名,全部打死了。

到底要如何是好?

他能不同意吗?

至于王锦凌?

为了吸引更多人围观,端亲王特意绕了几条大街,在太阳落山前,才抵达长公主府门外。

她皇兄还等着凤轻尘去救,现在可不是顾面子的时候。

“我不管,你不肯去救我皇兄,我就跪在这里不起来。”发现凤轻尘怕她跪,安平公主跪得更高兴了,大有长跪不起的架势。

凤轻尘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他虽然是大夫不怕那血淋淋的画面,可他不喜欢这血腥味,太难闻了。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至少周行没死。

“味道不错,看不出来轻尘你的手艺不比大厨差。”

今天这汤特别的鲜美,比他们之前喝过的汤都要好喝数倍,知道是什么做的,以后在家也可以天天做呀。

“猪脑!”凤轻尘重重的道。

亲兵首领翻身下马,单膝跪在清王的面前,一脸沉重的道:“回清王殿下的话,九皇叔在两位王爷离开半个时辰后,就到了江南王府。”

凤轻尘的声音很轻很轻,可九皇叔却听得真正确切:“轻,轻尘,你,你说什么?”

皇上脑子被驴踢了,居然连她去义诊都不行,凤轻尘气呼呼地丢下传口喻的人,转身就朝内院走去。

“去,给我查,是不是有人在皇上面前进言了。”凤轻尘真心是生气了,要不是有人特意去皇上面前说,皇上怎么可能知道她义诊的事。

凤轻尘看着雪狼被烧焦的狼尾,差点没笑出来。

果然,九皇叔周身的寒气渐消,看凤轻尘的眼神也柔和了几分:“你说得没错,犯着你了就是犯着本王了。崔家便崔家,本王还会怕他们不成。”

雪狼哼唧了一声,乖乖往前挪,不过三五步,雪狼就停了下来,一声嚎叫,见雪狼飞速往下滑落,爪子将两侧的苔藓抓散,飞得到处都是。

“再往前,看看有多少。”对这种只寻食物,杀伤力不大的小东西,九皇叔没有与之打斗的想法。

凤轻尘一愣,随即眼露心疼之色:“这人是多久没有睡个好觉,才会这么快就睡着了。”

凤轻尘以为自己昨天把话说太重了,也不敢触西陵天宇的霉头,怎么说西陵天宇也是尊贵不凡的西陵嫡后之子,自己昨天那席话虽说是为他好,可总是难听了一些。

“希望不是那样,等蓝依琳醒来你问问她,尽量从她嘴里套一些有用的话,我已通知了崔家人,没有意外,崔家的人会在两天后接她回去。”崔家很重视蓝依琳,至于原因九皇叔隐约可以明白。

崔家当然不会为姓蓝的人付出一切,但是……如果那个姓蓝的孩子,有崔家一半的血脉,那就另当别论了。

话说完,符临和宇文元化大气都不敢出,低头看着鞋尖,恨不得自己不存在。

他们这是……两人苦笑,看向对方:做贼心虚了。

说完,还一脸心疼地,对着自己打的地方吹了两气:“呼呼……不疼。”

“没想到,九皇叔还会来看我这个失败者。”南陵锦凡抬头,在看到王锦凌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咳咳……凤轻尘还要给九皇叔留面子,没有在南陵锦行面前多说,将话题带到南陵锦行身上:“你在南陵遇到什么事了,你这是不打算回南陵了?”

天家无情,皇上扶持洛王,不过是用来对付太子罢了,试探九皇叔罢了。

“见过卫将军,轻尘眼拙没认出将军,还请将军海涵。”凤轻尘连忙行礼告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