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范夭桃的辉煌人生 > 第40章:炙手可热

现在我虽然看不见张兰兰说的瘴气,但是这一片能长出花朵的地方,肯定是跟别的地方要有一些不一样的,估计也就是为什么张兰兰会这么激动了。

张兰兰一边把手机放进了口袋,一边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我在宫一谦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失望之情,可是我不能心软,我知道一旦心软的后果,很难保证不做出出格之事。

很快的我就不觉得那是我的幻觉了,因为刚才我还觉得饥饿交加身体上的不适,在宫弦的吻中已经不觉得饿也完全没有了渴意。

“这样舒服一些,站着累人。”宫弦说得云淡风轻,似乎在说着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

深山里的夜晚跟城市的夜晚是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色。

如果出生后,也是长的跟正常人类小孩一样。

现在坐着起码就是能够给我的身体一个支撑的点,也还好过在原地尴尬的站着。张兰兰坐在了我的旁边,汪雪雪和她的丈夫坐在我们的对面。一时间四个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说话。场面尴尬到了极点。

坐在的士上,情况并没有比之前的现象要好。为了不让陈车峰的身上更加的恶化,所以他现在跟汪雪雪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变成了汪雪雪坐在我跟张兰兰的中间,陈车峰坐在车的副驾驶座位上。

“那怎么办张兰兰,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是如何猜到前面那只的游离魂他为什么会想要糖果的,说来我们听听,做为参考,看能不能举一反三的想到另外两只他们需要什么。”

现在只剩下唯一的一个游离魂了,如果可以将他打发走了,我们就可以继续的前进了。

“随着我越往下沉,我就看到越多的画面。全都是我经历过的,却没想到这都是一个局。我有多的事情需要去找她们偿还,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死在这。”程秀秀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有短暂的迷茫。

这个时候张兰兰在旁边凉凉地说:“那我们就等着咯,最好是你的儿子还在这个世界上。”

“哎哟!”我痛的大喊了一声。揉了揉我那被摔疼的胳膊。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无语的看着那匹马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我们昨天晚上遇到了……”

我们别过了大妈,往屋里走去。也不知道宫一谦他怎么样了,我的心中有些不安。

刚才被宫弦的软剑开路已经消失了的杂草又长了回来。

张兰兰怎么做?一定是有她的道理,于是我也就不阻止她,安安静静的躺在她的旁边。手中的面膜纸已经浸湿了我的手心,我想要把面膜纸扔掉,却发现张兰兰一溜烟钻进了我的被子里。

比如说来磨盘山之前,我从电视画面里面看到的那个求救的男人是怎么回事。那个被镶嵌在大妈屋里面大门上的那个灵体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仅仅只是巧合吗?

看到宫弦这样子,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不要低头,你的皇冠会掉”。可是我又突然发现,掉了皇冠的王子,竟然更加的光芒万丈。

好在这些游魂看似没有什么恶意,否则他们哪有那么好的耐心至今没有动手。

手机还给我后,陆雅站在我的面前,冷冷的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陆雅的态度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也好在我一开始就没把陆雅好好当成伙伴。

难道是坏了。我将手镯从手上脱了下来,拿到手上研究着。我又大着胆子将手镯放到飞天蛮的旁边,确实没有动静。真是奇怪了。

我摇摇头,看来这个小店老板跟我想的那个曾大庆并不是同一个人。我没在意,因为什么样的事情我没见过呢?再说了,就是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真的有什么棘手的问题,我都必须要独自去面对。

原本自己有真心相爱的男朋友,有自己安稳自得的小生活,一切都是因为宫弦的出现,打破了自己生活的一切平静。

张兰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来:“你也就睡了三天。但是你要坚强,我跟那你说一件事吧。”

“陆雅那天走了以后,就一直怀恨在心。你昏迷的时候,陆雅就声嘶力竭的那里吼着,就算宫一谦不喜欢她又怎样,她依旧是宫一谦的妻子。而她总自负的认为,她跟宫一谦的时间还太多,根本不急于这一时。但怎么也没想到,宫一谦查到了陆家在抢宫家货源的这件事。让她再也不能跟宫一谦在一起了。”

张兰兰摇摇头的看着我,只好主动的去帮我处理伤口。张兰兰用长长的符纸当做医用纱布给我把那些出血的手跟腿缠住了,开始还有些黑血渗出来,但是换了几个符纸就差不多了。

我不忍心拒绝宫一谦,也没法正视自己的内心。于是跟宫一谦说自己是一定会跟他当一辈子的朋友的。

于是我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就打电话过去。电话那头很快就接通了,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暧昧的娇喘声。

张兰兰没好气地瞥了我一眼说,“你这个人就不能想好一点的事情,我本身已经很紧张了,你还不给我打打气,毕竟啊,今天做流产手术的人是你!在旁边当保镖的人可是我。你被推进去,指不定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就留下我在旁边给你善后!真是希望你那个男鬼老公今天不会过来捣乱。”

“啊,这就完了。”听到此处,我还有心情想像着张飞一个大男人被吓晕了过去的模样,“噗呲”的笑了出声,也缓和了些刚才我那害怕的心悖。

我都佩服起我的适应能力了。竟然这么强。昨天还满身疲惫,满身狼狈呢!今天就已经可以谈笑风生地开启了下一个旅程。

我一边感叹着:“哎哟哎哟,我的差评哟。”一边连忙翻出了手机,想看一看这个时候,我的手机有没有信号。

“宫弦!”我用尽毕生的力气朝着戒指大喊一声,只见我的话音刚落。宫弦整个身体都明显的一震。

我正准备开口,张兰兰早已经从包里面掏出来了一个符纸。朝着那个男人就是一贴,当时间那个男人。哦不,应该说是那个男鬼,就现出了原形。

丹凤瑟瑟发抖的说:“这,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突然间冒出了这么多鬼。”

我抬头看着那离夜晚越来越近的渐渐西沉的太阳,心中那不安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终是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压着似的。

说完,张兰兰就不再理我,专心的开始捣鼓起她的那些药材。

“我姓吴。口天吴。”

噗,看到这个目录的最后一句,我当场就笑了出来。宫弦这个男鬼,竟然还记录着降鬼的招式,莫非是宫弦还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在碰到一些鬼怪后,还留下来看道士是怎么抓鬼的。

“我确实是想到今天是有店铺三折甩卖的,如果要是不买两套衣服,我自己都为自己感觉到亏了。”张兰兰潇洒的在文档里面敲上了这句话。

我感激的看了小钰一眼,小钰真的是太善解人意了。我诚心的对小珏说:“小珏,谢谢你,你也选一套吧,我送你。”

张兰兰说着抬头看向天空,我则不甘心的四处看,希望能够看得到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好不容易才走了进来。我不想就皮放弃。

“嗯,嗯,嗯。那就好。”只见我的邻坐得到了空姐的答复以后,迅速的抓起他的物品。头也不回的朝前面头等舱走去。只是脚踝拍个片,何至于花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拍不好,我的心里已经暗自着急。纵然是这样,我也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只是心里自已吓自己的觉得自己的腿部是不是出现了很严重的变故,所以医生才会需要观察那么长的时间。

当我坐直了身体时的那一瞬间。检查室的大门也被人从外面很粗鲁的推开。我惊讶的看向了大门的方向,却见推开大门的人是大明跟小功,他们也是一脸疑惑的站在大门外,看到我时,他们眼中的惊喜更是令我迷惑不解。

“怎么了,你们为何是这样的表情,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了,还是我的腿部出现了问题。”我难掩心中的焦虑,连忙见到人就问。

“这是?这是……”我惊讶的指着手上的视频,现在我明白了为何他们给我拍张x片却花了那么长的时间,估计他们也是被这一情况给弄蒙了吧。

我是不敢将手中的刀子变作针一样狠狠的扎下去,毕竟再怎么样也是十指连心。随便扎上哪个都会很疼。我左看右看,实在是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于是我只能将手臂反转过去,然后轻轻的在手腕上划了一下。

“啊啊啊啊——”

那天看到的场景,又历历在目的在眼前重现。

宫弦与那名娇艳的女子,两人都是衣衫不整。猜都能猜的出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他们后面会做什么?

张兰兰离开以后,我照例喝了一碗养生汤。我想以此来压压惊,也好分散分散我的注意力。因为那个小老头的脸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晃动着,那副阴阳怪气的眼神我想甩也甩不掉,只好找些事情来做,借以分散我的注意力。

我呆呆的看了自己手里面这一堆东西,然后又看了一看那个匆匆离开的身影,我的心突然有些凌乱了,他对我的关心实在是太多了,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我跟张兰兰连忙对她表示了谢意。然后我塞给了大妈五百元钱,并对大妈说:“大妈,等会我们两人起出去一趟,不知道这里能不能有人可以提供交通工具送我们出行,大妈你放心的,车钱我们绝对是少不了的。”

明知道我应该离开这里,但是我还是想听下去。

等到雾气渐渐散去的时候,杯子里多出了一个小丸子。晶莹剔透。

我本是想试试看打个电话,看情况严重不严重,不严重的话让对方退货,我赔些款了结此事最好,没想到我还没提出要求,对方就一通劈头盖脑的乱骂了一通。

于是我只是直接的朝着电话里的张兰兰问道:“多了去了,你到哪了?你快点来啊!”

没有办法,最后我跟张兰兰也只能不管不顾的打开我们的行李,将我们行李箱里面的,所有长袖衣服,加上外套,都先套在身上。虽然我们两个显得跟一个企鹅一样臃肿,但是却也好过被冻成冰棍吧。现在已经不是要风度而不是温度的时候了。怎么保暖怎么来。我已经把我的形象远远的抛在脑后了。相信张兰兰也是如此想的吧。

本来车内就已经很冷了,我们两个又没穿几件衣服,犯不得自找麻烦的去将车窗摇下来。我都奇怪了,张兰兰怎么还会想到去摇下车窗啊。

可是我却不这么想,因为那个尸体,竟然回头看了我一眼。空洞无神的眼眶,对着我死死地盯着。

张兰兰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轻声的说:“飘出来的那些是灵魂,它们从尸体里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变成了鬼魂。本来正常的尸体是会经过焚化或者厚重的埋葬。使得灵魂跟它们的肉体在一起,经过天地间的灵气沉睡然后进入地府。”

地上的身体在张兰兰画的各种各样的图形的照耀下,又站了起来。规矩矩地变成了之前的模样,张兰兰用眼神示意了赶尸人。

张兰兰冷漠的说:“不是我不想留下来,而是你这客栈真的没有法住人。我也奉劝你们一句,最好今天晚上不要踏进这个客栈里。”

说着兰兰就轻笑出声,我虽然觉得这样的说辞也太粗鲁了一些,但是无疑,这样的解释却是最合理的解释。我对兰兰投去了感谢的目光,也对蓝先生露出了不好意的笑容。

“哦,原来如此,倒是我多虑了,只是一想到让你们因为我的事情,而陪我在这里干坐六个小时的时间,我心中很是过意不去,若是你们再不能喝好、吃好的话,我的心里就更加的过意不去了。”

正在此时,我手腕上的手镯隐隐的发起热了。我的心中是又喜又惊。喜的是:我的手镯发热,说明它的预警功能又恢复了,往往手镯可以发出预警功能时,说明它也一样在关键时刻可以打开保护我的结界。只是另一方面让我惊的却是:说明此时在我的周围真的有邪物出来,否则我的手镯不会预警。

当那股冷意离我越来越近时,我感觉到手镯的热量也越来越灼热。这说明有两个可能,一是提示我出现的恶灵法力强度很大,二是提示我这个恶灵离我越近则手镯的热量也越热。

感觉到我的后背的温度更低一些,由此判断那个恶灵就在我的背后,无论是何时,我知道都不能将自己的后背留给敌人,虽然这个敌人是会飘动的,留不留后背关系都不大了。可是我还是本能的让自己的身体转动了一个方向,让自己的后背远离了那个恶灵。

接到一个电话,是爸爸打来的,说是一个远房姑父死了,要我回岳阳去参加葬礼。我想了想还是回去吧。毕竟在这里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为了不跟那个女鬼纠缠,我也索性装作睡觉的样子。但是躺着躺着,一阵困意袭来,我握着小月的手,就是能够让小月要睡醒来了我这边能知道。

然后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不开,我惊恐的一直往后退,靠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悄悄的从包里拿出我的手机,可是没想到,我的手机竟然没电关机了。怎么都开不了机。

张兰兰不明所以的问,“你的宝贝是什么?”

我咬着嘴唇,一动都不敢动。可是夫人仍然坚持不懈的在敲着门,声泪俱下的说:“开开门啊,我求求你们了。放我进去吧。外面真的好恐怖……”

骷髅还在不停的朝着我走过来,我紧紧地握住手中的项链,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突然,他的脖子一斜,嘎嘣一声咧着嘴朝着我笑,没有舌头导致嘴巴没法发出声音。只能硬生生的靠声带震动模糊不清的对我说:“我……见过你。”

我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生怕那些东西就要掉落在我的身体上。那个骷髅又开口了,牙齿一张一合碰撞出声音来:“陈媚,你认识的……”

可能是见到我太久没有回话了,面前的骷髅有些不开心了。龇着牙齿不停的朝着我喷气,身上的骨头也变得有些发红。从他的身体中传来一阵低沉的男声:“我是,朱咏飞。”

“你们的产品真是害人呢,给了别人希望却又时灵时不灵的。”

没想到这个客户却忙着呢,说现在没有时间跟我详细解说,让我明天再跟她联系。

换上了杨美玲的裙子,虽然说合适是合适,但是总感觉有几分奇怪的感觉。我没有穿过这样风格的裙子,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驾驭的住。

我紧张的叮嘱着宫一谦:“一谦,你注意看路。别管后备箱了,一会我回去再看看。”

我死死盯着行李箱,一边往门的方向靠过去。见到门还可以打开,于是我用力的抓住门把手,不让它关上。

当我站在窗帘旁边的时候,我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窗外面的阳光正好,虽然不至于将大地烤熟,但是这股浓烈的阳气我也还是能感觉的到的。

他的怒意却让我的心中一暖,心中如一股暖流划过,让我抬眸看向他。

听了我的话,张兰兰哈哈大笑:“瞧你这怂的。赶紧去吧。”说完,张兰兰就坐在旁边的梳妆台上,涂抹着桌子上的高级化妆品。

我低下头,拉起衣领,朝着衣服上就是嗅了嗅。可是昨天晚上我觉得我的身上有一股花香,也就是我晕倒后起来的时候闻到的,但是在我回到房间里面洗过澡后就察觉不到有什么味道了,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声音说的紫色梅花的香味。

“你好,小米,有什么事情吗?”这个点打电话过来,我也懒得跟小米客气了,也没有对他用到敬语。

小米信誓旦旦的话,也让我心中无底了,难道还真的有此事不成。

张兰兰想了想道:“我的能力有限,不过来方面的人脉我极熟悉的,宫老大放心,我会找了人来消除这里的隐患的。”

宫弦耸耸肩,脸上也是一副无奈的神情。似乎感觉这一切的事情都跟他毫无关系。

程秀秀五指回握成拳,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然后说:“如果我要是不愿意,我就会日以继日的老去,是吗?”

但是耳边的声音刺激着我的大脑,我冷不丁发出了一句声音:“兰啊,宫一谦是不是跟过来了?还有他那个小未婚妻陆雅,是不是就站在我们门口,要不要去给他们开门啊?”

她注视着我的时候,那两个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一动不动。

“果然是无知小儿。”张兰兰还没有回话,我的头顶上方就传来了那个怪物狂傲的说话声。

张兰兰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了看窗口上的那个怪物。才转头看向我,对我说:“梦梦,你别担心。他出不来。”

“这个屋子里被人下了禁术。而屋子里的人也是被人下了降头。他们无法走出这个屋子。”

张兰兰跟我分析着屋里几个怨灵的情况。让我大致对屋里的情况有了一个了解。

回到了宫家,看着这一切都没有变化的宫家,就连卧室里还保留着我离开时的模样,我一时间百感交集的看着宫弦,发现他正一脸柔情的看着我。

令我没想到的是,宫一谦竟然直言要动用宫家的大笔资金,不惜要宫家倾家荡产,也要请来各国的法力高清的抓鬼人。

我开始突然间能理解,为什么让宫弦去救宫一谦的时候,他的表情那么苦涩。

但是我没有法力,没有洞悉过去将来的能力。更无从去查找宫弦的下落。

张兰兰面带惊恐,因为厨师突然走向了她。

远处,又传来了熟悉的磨刀声,这次除了磨刀声,还有人凄厉的喊声。隐隐约约的还有听到有人跟厨师对骂的声音——

老板阴沉沉的走过来,给了我一巴掌。“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那是我儿子。怪就怪你自己身上的阴气那么重,我不看上你看上谁。”

张兰兰还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睛问道:“你推我干嘛?”

真是一个怪人。话都没说完就挂了电话,真是没有礼貌。

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抬头看着王强。

我问:“既然如此,我买下这个饰品吧,钱我双倍给你,你就当作从来没有买过这个饰品好吗?”

他还扭头四处看了看。又现出一副什么也没有看到了的样子。

“不行,我特别喜欢这个饰品,我甚至还可以多给你钱,只要你把这个饰品动不动就全身脏的原因找出来了就成。”

那人被打发走了以后,我瘫在床上,宫弦坐在床边上准备看我咋样了。结果我不知道哪来那么多力气,一把抓住宫弦,反把他压在了床上。“诶诶诶诶,矜持点,门,门没关呢!”宫弦一点儿也不像全面那样流里流气了,反而有些羞涩。虽然他是鬼,但也穿了衣服。我急不可耐的扯着他的衣服???宫弦手一挥,关上了房门。

我准备和宫弦告个别了在出发,可是自从上次把他折腾过后,他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说他最近很忙,可能不能常来了。我那时不禁纳了闷了,你说一个鬼,一个已经死了那么久的鬼,哪有那么多的事情嘛。便对着天花板吼了几句:“宫弦你个死鬼,老娘去工作了!”于是我收拾好东西后,给宫一谦的妈妈说我有事要出去几天,顺带让她帮我和张兰兰订了去上海的飞机票。反正他们家的钱都是因为宫弦的原因才攒下来的,不花白不花。

我被一群人簇拥着走着,机场大厅里哗然了,以为来了明星还是政要,都停下来朝我这边看,看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到了贵宾区以后,我刚想要说同行的还有一位朋友。可刚才确认我身份的那个姑娘便开口说让我不要担心,只要张兰兰来了,她也会来到这里。让我安心等候。随即便有人问我要吃些什么,喝些什么。我胡乱点了几样,打算压压惊。对于我这个主职工作是消除淘宝差评的人来说,确实吓得不轻。刚才还只是疑惑,可是现在我却是真的感觉的我真的在天空中飘动。我发现我越越过了白杨树之后,越往里走,随处可见的那种野花就越来越多,多到后来干脆就连树木跟小草都见不着了,漫山遍野的全部都是这一种花瓣上开出了五种颜色的小花。

虽然我不知道我的判断对不对,可是这一切都太对得上号了。想到此,我连忙闭上了眼睛,心里拼命的想着过往那些让我觉得幸福开心的事情。

做梦了吗?可是不对啊,梦里能有那么真实的感觉吗?

“怨魂鬼煞。”张兰兰脱口而出。她的声音里透出极度的不信,神态又是那么的惊讶,这让林梦禁不住询问:“什么是怨魂鬼煞?”

张兰兰撇了撇嘴说:“不仅如此,还有咱俩后面的鬼东西。你可注意着点。”

然而张兰兰还在跟僵尸打得火热,根本就当没看见过我一样。我的心真的好累,眼下女鬼一步步的逼近我。身上浓郁的血腥味夹杂着尸臭味围绕在我的身边。

将女鬼狠狠的阻挡在我的外面。渐渐处于下风的女鬼突然间爆发出了一阵阴森恐怖的笑声,尖锐的声音以着一种高分贝的频率回荡在这个小林子里。

说完这句话,张兰兰摸了摸鼻子,嘴角上扬,笑着说:“不过说到底也还是你老公厉害,一出手救人于危难之中。”心如蚂蚁在爬,体内的欲望如潮水般的涌过来,席卷全身。这是我此时最真实的写照。

我知道我们一旦开始行动,就没办法顾及到对方,我们彼此道了声保重,然后就往外走。现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到医院寻求帮助。

就在我一时的迷失了自己,差点儿就忘了现在自己的任务是闭着眼睛走出去,我都已经准备眼开双眼了。却在此时,体内的欲望又如潜水般的涌了上来。致使我下意识的绷紧了全身,自然也就连眼睛也紧闭上,就是这一瞬间的变动,让我恢复了神智,知道自己此时不能睁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