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范夭桃的辉煌人生 > 第36章:简明扼要

更何况,她其实心中也知道,虽然蓝宁辰上次因为他的母亲的求请,放过她,但是,蓝宁辰的心中对她一直都是有怨恨的。

这样的解释,既说明了当时冰儿的无奈,又特别强调了,他当时并不知情。

小女孩子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眼中只有面前的馒头。

李逸风微愣了一下,知道她误会了,再次暗暗呼了一口气,说道,“不是千寻、、、”

遂再次说道,“我也知道,你一直只把我当朋友,你的心中爱的人也不是我,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我真的是很抱歉。”

而如今李老夫人已经六十岁的人了,的确是不能太操心了。

其实,这些天,他已经查出了月无双那天是怎么作弊,怎么完全的抄袭他的答案的。

单单这一点,就是蓝宁辰不能比的,蓝宁辰的蓝城城主可是完全的世袭与他的父亲的。

他连声说了几个好字,不过,没有人明白,他此刻的好是什么意思。

不得不说,李逸风的这句话,杀伤力的确够大的,一时间,也彻底的睹住了冷婉儿的嘴。

要比斗嘴吗?

既然他想醉,那么他就陪着他。

“我也知道风儿这么做,实在是对不起那丫头,而且,风儿这么做,肯定会伤害到冰丫头,但是,若是用强的,或者把事情闹大的,对冰丫头的伤害只怕更大呀。”李老夫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真的,她也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

“哦。”秦敏应着,也意识到自己刚刚问的太急了,明白李逸风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便停了下来,想了想,再次对向李逸风问道,“逸风,你为何没有参加招亲大选呀。”

毕竟,李逸风虽然平时总是笑嘻嘻,看着似乎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却是十分的痴情的,一旦认定的,就很难改变了。

但是,他跟公主按理说,应该不相识呀,毕竟这个公主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见过的人不多呀。

“这招亲大选是公告天下的,人人都有机会,那么多人都参加了,难道还差他一个吗,而且,只有他参加了,才可能会有机会,他此刻,就这么的退出,那不是自己完全的断了自己的后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会让众人有这样的反应呢?

而第一次,她好像一直都坐在书房里,只是跟他说了几句话,并没有太多的动作,更没有向他伸出手呀。

花断尘这翻话,不但巧妙的回答了北尊大帝的问题,更是,为孟千寻的‘罪行’加了人证。

孟千寻心中暗暗冷笑,这个男人,只怕又要装神弄鬼了,毕竟,用现代的知识来骗这古代的人,还是十分的简单的天王时代。

此刻,这样的神情出现在他的脸上,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难以置信。

只是,没有想到,他却是突然的闪到了孟千寻的面前,手也是快速的一伸,然后便将她狠狠的拉进了怀里。

所以,花断尘就更加的看不清那上面所写的内容了。

那只手一旦松开,而前的这个侍卫,就有可能会直接的攻上他,抢断她。

现在,父亲这么的逼他,他也只有求大哥了。

所以,李逸风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不过,随即一想,他做事,何时害怕,他做事,向来都是只要他想做的,就会不顾一切。

终于再次的见到她,而且,终于可以真真实实的将她抱在了怀里,这样的事情,是他这一年来最想做的事情。

所以,他生气肯定是生气的,但是却也并不是那种怒火冲天。

“好。”夜无绝揽的更紧了,听到她这样的话,他便完全的可以放下心了,因为,他是了解她的,她只是这么说了,自然就一定会做到。

“我知道。”孟千寻微微的点头应着,想到自己昨天跑出去想要见他,结果,他却离开了,说真的,那时候的她真的有些失望的。

那个时候的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开心,什么是快乐,什么是满足,因为,根本就没有让他产生那样的情感的事情,更没有一个可以上他开心,快乐,幸福的人。

当他第一次进宫的时候,孟千寻就跟他的说的很清楚,说她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感情,那拒绝的意思可是再明显不过。

“哼。”段红微微冷哼,“别人没有办法,难道你还能没有办法吗?而且,她的身份,可只有我们两个人最清楚了。”

花断尘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那种想吐的感觉更加的明显,而想起以前的事情,他的眸子也微微的一暗。

那个男人脸色微沉了一下,然后才再次说道,“因为,公主喜欢的人不是二少爷,所以,二少爷决定成全公主,而且为了公主,做了很多的牺牲。”

李老夫人的身子微僵了一下,因为知道她的心中喜欢别人,所以,决定成全她。

只是,李逸风的心中却是更加的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更不知道,这老爷子的火是从何而来的。

李逸风一听到他提起这个,心情瞬间的郁闷,脸上的笑也微微的僵滞,多了几分忧伤,“老爷子,这件事情你也不能这么逼我,你让我上那儿找一个女人回来成亲呀?”

此刻,大哥跟大**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他连个问话的人都没有。

要不然老头子也不会这么的生气了。

所以,应该不会泄露出太多的情绪,所以,他才眼睛一眨不眨的注意着李逸风的神情的变化。

他现在的心中,还深爱着孟千寻,不可能会接受其它的女人。

因为,那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感情,所以,只有他自己一个知道就好。

孟千寻真的是无语可说了,她现在倒是希望夜无绝快点来,把这个男人给处理了,她真的快受不了了。

此刻,只见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一把匕首,逼在自己的脖子上,因为此刻,就只有肩膀以上的露在外面,所以,看起来,真的有些恐怖。

不错,不错,她以前怎么不知道,他竟然有这么好的演技呀?

众人的唇角忍不住狠狠的抽了几下,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人,会看到花兴奋成这样的,就算是女人,都不会是这样的吧?不少字

“刚刚太医跟李逸风都说了,你千万不能再着急,不能再操劳了,所以,以后,你就两耳不闻窗外事,只要好好的养病。”李灵儿的手也紧紧的环上他的腰,声音虽然很轻,但是还是隐着太多的担心。

至少其它的阴谋,比起那种兄弟之间的争斗可是简单的多了。

只是,这病来的太突然,太意外。

“呵呵、、、”北尊大帝微微的轻笑出声,望向她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柔情,“还是灵儿最了解我?”

“那就都由着她了。”北尊大帝的脸上却多了几分欣慰,他知道千寻遇事冷静,沉稳,既然她答应了他,接下北尊王朝的事情,自然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

“当然是能力。”大将军微愣了一下,沉声说道,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那可是都是靠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的争来的,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有这样的能力。

相信她有那样的能力,相信她可以把北尊王朝处理好。

把全天下各国的人都惹急了,得罪了,那后果,有多严重就不用说了。

而且就规矩都定好了。

所以,要想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最根本的就是确定,朝廷派去的东西,都能够送到百姓的手中,不能被人贪污了。

大将军此刻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不屑,哼,也不过就是那么一点的本事,也只能想出这样的主意,若是送粮食能够解决问题的话,那明城的事情,早就解决了。

当然,这是她自己决定的,甚至没有跟北尊大帝商量,不过,她相信,北尊大帝竟然将朝中的事情交给了她处理,自然就不会再干涉她。

拿过那些纸条,打开,看到上面的字体时,却是猛然的惊住,握着纸条的手,也明显的一僵,刀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阴沉,脸色也一下子变的十分的难看。

但是,除了他送的,她一律不会要。

“公主,那些花要、、、”那个刚刚取来字条的侍卫,却并不知道那么多,只是觉的,有人送公主花,公主肯定高兴,女孩子吗,肯定是喜欢这些的,更何况,那人又一下送了那么的,而且还在每束花上加了字条。

白容看到窗口处男人略显僵滞的样子时,脸色更是一沉,这种情况下,三皇子只怕要误会了。

“那是他写的,但是跟我没关系,我对他,早就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孟千寻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微微的调节了一下气息,然后慢慢的说道。

而那个花断尘更是根本就没有去过皇浦王朝,更没有去过将军府,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认识孟千寻。

孟千寻愣住,双眸微转,再次的望向他,神情间多了几分意外。

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的?

不得不说,公主虽然身为女人,却有着一般男人所没有的气魄。

“这是我的事,好像跟你无关吧?”孟千寻真是不明白,他今天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说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你这又是何必?”只是,他到了这种时候,孟千寻都直接的喊他疯子,直接的让侍卫赶人了,他竟然还抱着幻想,还认定孟千寻对他是有感情的。《孟千寻快速的接过那封信,打开,只是,看到那里在的内容时,唇角却是忍不住的狠狠的抽了几下。

“公主这法子倒是不错,既快,又公正,相信绝对不会有人不服或者不满的。”丞相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欣慰,竟然当场称赞道。

花公子?孟千寻微微蹙眉,脑海中突然的闪过一个人,花姓可是很少的,整个北尊王朝也就只有那么几家,而且,花家并没有人在朝中为官,能够让大将军弹劾的毕定不是一个普通之人。

丞相大人可是处处维护着孟千寻的,所以,他此刻突然开口,自然是有原因的,也说明了,这件事十分的棘手。

只是,却让孟千寻更加的不急,危害军队,有这么严重吗?

心中多了些许的疑惑,但是脚下的步子却并没有停,快速的走出了院子,但是却仍就没有看到夜无绝的影子。

好在,很快孟冰派出去的侍卫便带着李逸风进了宫。

所以,他当初的决定是正确。

“是,正如皇后所说的,皇上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皇上可能无法处理朝中的事情。”李逸风也随着李灵儿有些委婉地说道。

“所以,朝中的事情,皇上还是暂时让人来处理吧?”李灵儿的声音仍就是那般的轻缓,平淡,让人听不出丝毫的异样。

他的眸子突然落在了孟千寻的身上,眼神微微一亮。

“千寻,既然太医说,父皇需要静养一段时间,那么这段时间,朝中的事情就暂时让由来处理吧,父皇相信你的能力。”北尊大帝的眸子直直地望向孟千寻,一脸认真,一脸严肃地说道。孟千寻微惊,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些许,一双眸子更是快速的望向皇上,神情间下意识的隐过几分担心。

“父皇,宝儿聪明,又是在皇宫中,不会有事的。”孟千寻虽然心中也有些担心,但是却还是低声的安慰着他,生怕他太过着急了。

“皇上,皇上这是急火攻心,快,快将皇上扶回房间。”雪太医看到皇上手掌心中的血痕时,一张脸瞬间的变成了死灰,比起北尊大帝更加的难看我和npc有个约会。

孟千寻的身子也暗暗的绷紧,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父皇,脸上也多了几分伤痛。

孟冰的话语微顿,双眸微闪,突然的转向孟千寻,“对了,千寻,刚刚宝儿在皇宫里遇到夜无绝了,而且他们也已经相认了。”

孟千寻的身子却是猛然的惊住,一双眸子更是下意识的慢慢的睁大了一圈,一时间,脸上闪过太多,太多的复杂的情绪。

“皇上,不可以呀,绝对不可以的。”丞相大人却再次向前跪了几步,沉声说道,“皇上这么做,是要毁了自己,毁了北尊王朝吗?臣今天难怕是冒死也定要进谏。”

那声音很轻,很轻,但是却有着一种浓的化不开的亲情。

那种亲情的牵连是绝对无法割舍的,是天生的,是本能的。

不过,她是了解皇兄的,皇兄要做的事情,向来都是一步一步设计好了的,他要做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办不到的。

反而轻声的笑道,“千寻,你回来了。”

“快,快去请太医来?”

他为了避开她的问题,这个时候的确有可能是在装病,更何况,他以前的身体一直好好的,怎么偏偏就这个时候出了问题?

“姑娘,看来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呀,这可是北尊王朝的皇上下的昭书,而且是公告天下的,如今应该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全天下符合条件的人都已经纷纷赶去北尊王朝了。”边上一人听到孟冰的惊呼,好心的解释着。

孟冰真的很难想像的出,接下来,北尊王朝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会不会直接的被挤爆了。

“哼,外公这分明是逃走了。”小宝儿可是机灵的很,直接点破了那侍卫的话,就算有事,也不差这一点的时间,不可能连跟他说一声的时间都没有,还让一个侍卫来给他们传话。

“你觉的,现在夜无绝还可以会在凤阑国吗?”孟千寻的速的扫了孟冰一眼。

而此刻北尊大帝已经先一步赶去北尊王朝。

直接的跟着他们进了皇宫。

夜无绝从昨天得知了北尊大帝回来后,便暗暗潜入皇宫中,却没有发现她,所以,他从昨天晚上便一直都潜伏在皇宫中。

他的脑海中甚至想到了他跟千寻的孩子,不过,算算时间,千寻离开也仅仅是一年的时间,他们的孩子最多也就是一岁,但是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却应该最少二岁了。

不过,随即想到,他的孩子现在最多也就是一岁,不可能有这么大,心中不由的暗暗多了几分失望。

不过,此刻,水池中那不断的游来游去的鱼儿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点,所以,此刻宝儿的眸子还是望着水中的鱼儿,并没有注意到夜无绝的神情。

呃、、、夜无绝再次的无语,没有想到,这小丫头这么一小点丁儿,竟然一点都不好糊弄,从她嘴里套个话,还真不简单呢。

若是他也有一个这么聪明,机灵的女儿该多好呀。

“说呀,谁是母夜叉。”女人突然转到了他的面前,肥壮的身子似乎让那大地都颤了颤了,一脸的横肉,狠狠的瞪着刚刚背后议论她的女人。

“北尊大帝的皇宫中没有女人这件事情,早就不是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你们却不知道北尊大帝这么多年身边之所以一直没有女人,是因为,他在十八年前,就有了皇后,只不过后来他的皇后有一次意外失踪了,北尊大帝这么多年,一直都寻找着他的皇后,听说最近找到了,那个女儿可能就是他的皇后所生,是正宫而出的,是北尊王朝的正宗的公主。”有个略略知道一些内情的人忍不住说道。

“北尊王朝的公主如何,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评论的,而且像这样的事情,我们看看就算了,跟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要能让公主看中,能被北尊大帝选中的男人,那肯定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岂是我们这些人可以亵渎的。”

他的眸子微微的转向那昭书,距离很远,按这样的距离,是根本看不到上面的内容的。

夜无绝听到一半时,便整个人呆住,特别是在听五皇子说到,北尊王朝的皇上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时,便突然感觉到如同晴天霹雳,一时间震的他不知身在何处。

二皇子望着他离去的背景,唇角的轻笑慢慢的变冷,这一次,夜无绝的反应,的确太奇怪了点,这里面,只怕有问题。

千寻是他的王妃,孩子也是他的,北尊大帝自然可能会做出下那样的昭书呢,他觉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娘亲,你是说爹爹会有危险吗?”不跳字。宝儿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着急,一脸担心的望着孟千寻。

北尊大帝只是略带神秘地轻笑,没有再说什么。

第156章她知道了实情章节名:第85章被抓,包扎伤口

她自己配制的沾了毒的银针,刚刚在那些死士围攻时,都已经差不多用完了,那些死士武功个个都很高强,而且此刻黑暗中,她根本就看不清楚。

此刻,多了冷霜,又有夜无绝全面的护着她们,拦着那些死士,她们想要冲出去,机会还是挺大的。

只是夜无绝?

她现在的位置离那条河并不远。

此刻,皇宫中其它的侍卫,也被惊动的,到处都在搜着刺客,好在,她现在住的房间只是极力普通的平时宫女住的房间。

“若是你们这么多人都保护不了朕,那朕就是白养你们了。”皇上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冷冷了望了那侍卫一眼,狠声说道。

那侍卫惊颤,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只能让人保护在皇上的四周,向着大殿走去。

那刺客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脸上蒙着黑布,看不到相貌。

他将玉血灵珠藏的这般的隐蔽,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被人找到过,这一次,怎么会被人发现了。

是她太大意了,竟然上了那个死丫头的当,只是,那信上的字体的确是那个贱人的字体,信张也有些旧了,所以,当时,她才相信了。

此刻的皇浦拓哪还有平时的冷静,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脸上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懊恼,“是本王的错,都是本王的错,本王当初就不应该让她嫁给你,本王应该阻止的,若是当年本王再坚持一点,她就不会嫁给你,也不会这样的被你伤害了。”

惠妃看到他的神情,微愣了一下,双眸再次的一闪,故意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般地说道,“其实那丫头心中是喜欢着你的,都怪母妃,都是母妃的错。”

惠妃却是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她就算不说,只要皇上一见到她,当年所有的事情就都包不住了。”

“那倒未必,能够让那个女人那般深爱的男人,只怕不简单。”惠妃却没有他那么的乐观,她是一个女人,所以很明白的女人的心思,一个女人,特别是像那个女人那般的美丽,那般的绝色,一个一般的男人她根本就看不上,更不要说是深爱了。

“哼。”惠妃再次的冷哼,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解决现在的危险。

她已经让皇浦拓去阻止,不过,她知道,皇浦拓只怕未必能够成功的阻止这件事,所以,她还必须要想另外的办法。

“千寻,你嫁给他幸福吗?”不跳字。皇浦拓没有直接的回答她,而是突然的反问道。

不过,孟千寻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阴险,狡猾,所以,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警惕。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真是同情那个娶了她的男人呀。

男人的脸上带着几分淡淡的轻笑,轻淡却是极为的温和,让人感觉特别的舒服。

每个国家,每个城镇,包括江湖上的很多人,都得知了那样的昭书,所以,年轻的男人,只要没有成亲的,有胆量,对自己有信心的,自然就都急急的向着北尊王朝赶去。

夜无绝的眉头微微的蹙起,神情间多了几分疑惑,这跟有没有正妃有什么关系,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去北尊王朝吗?

那话语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担心,显然是担心夜无绝会去,毕竟夜无绝太过优秀,若是他也去的话,他们的机会就小了很多。

夜无绝快速的回神,意识到刚刚自己失态,连连的掩饰住自己脸上的情绪,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只是淡淡的说道,“本王还真是有些惊讶了。”

“宝儿竟然会说话了?”北尊大帝听到宝儿的喊声,脸上多了几分欣喜,几个快步走到了过来,一抱将宝儿抱进了怀里,兴奋的将宝儿举到了头顶,“我们的宝儿就是聪明。”

“外公,美人。”宝儿看到北尊大帝笑的那般的开心,也裂着小嘴跟着开心的笑着,只是却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他一个大男人,被人喊美人,那像什么话呀,就算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也不行呀。

北尊大帝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呀,不过,看眼前的情形是跟这丫头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宝儿似乎看的出北尊大帝妥协了,一张小脸更是笑开了花,更加兴奋的喊着,“外公美人。”

“不错,我就是独尘,不过这儿的人都喊我然翁。”独尘道长微微的扬了扬头,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得意,特别是在望向宝丫头时,那神情明显的是给宝丫头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