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范夭桃的辉煌人生 > 第33章:含情脉脉

不过……

果然……是如此啊。

这份计划书,显然比之铁路的招股,计划更加大胆。

“幸福集团。”弘治皇帝微微皱眉,这名儿,很生僻,很古怪。

方继藩的这个故事,确实很动人。

天子亲自慑服大漠诸部,哪怕是唐太宗皇帝在世,也只能做到如此了吧。

见状,方继藩眉眼带笑,连忙拜下了,大声道:“当时儿臣就在父皇咫尺的距离,眼看着那突兀要发难,儿臣已吓得魂不附体,鼓起勇气,想要救驾。可谁曾想到,陛下居然气定神闲,挡在了儿臣面前,转手之间,便将那突兀打了浑身筋骨俱裂,儿臣还看到,陛下那时候,身上竟隐隐有光,这光华夺目,令儿臣竟睁不开眼睛。”

萧敬顿时打起精神,正待要张口呼喊外头的禁卫。

他不想杀死皇帝,而是想留着这个人,作为掩护,让自己顺利的遁入大漠。

首领们顿时一惊,纷纷像见鬼似得,看向皇帝。

突兀发出了一声惨叫。

人们屏着呼吸,沉默。

繁杂的礼仪开始。

弘治皇帝依旧还躺在榻上,眼睛从迷茫,接着,已是勃然大怒。

怎么和此前预演的不太一样。

第三更马上送到,求月票。刘瑾看看方继藩,再看看一旁忙碌的萧敬。

对付萧敬,就是要凶。

他没料到,事情到这个地步,下意识的,他想要放声大吼。

朱厚照道;“现在有一件大事,要交代你去做,你敢不敢?”

方继藩咳嗽:“伯安啊,其实,你不想做,也可以不做的。”

继藩还是很让人放心的,可以独当一面,不必如太子一般,令自己操心。

这鞑靼人拜下,勉强用汉话道:“小人鞑靼部皮货商人祝人杰,见过齐国公。”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这番话,倒是有一些道理。

弘治皇帝心里说,朕细细想来,你方继藩好大的胆,朕等所佩戴的,乃是小圆墨镜,你方继藩的镜片,为何就这么大,这算不算是坏了礼法?

弘治皇帝无言,自己这儿子,还真是……

弘治皇帝又问身边当值的宦官:“你以为呢?”

弘治皇帝满意的点点头。

他不禁想起了什么:“将继藩叫来。”

方继藩道:“正是此人,此人骨骼清奇,实是万中无一的……那个那个……”

方继藩将锦盒打开,顿时,两个硕大的墨色镜面,出现在了弘治面前。

这感觉……

只见邓健又叹口气道:“还有府上的三个少爷……”

只是……晚饭的时候,家里的仆从,端来的不再是他平时最爱吃的猪头肉抄葱蒜头,还有他最爱吃的山东葱花饼,而是……

他开始怀疑人生。

“呀。”邓健扭捏的道:“少爷,我一向很穷哪,我在河西,两袖清风,不近女色,从不取矿里的一针一线,只一心一意,为少爷办差,这个事……小人怕不懂。”

方继藩朝他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滚。”

不只如此,在朱厚照上奏的奏疏里,竟还请求自己,内帑拨一笔银子,作为商行的启动资金。

这朝廷和州府之间,就好像盲人摸象,地方州府瞎着说,朝廷也只好捏着鼻子认。

果然……是如此。

“这是……”王文玉一脸惊讶:“金刚石?”

现在,已有许多人回过味来了。

他顿了顿,便从鼻孔里冷哼出声。

少爷……已经有数年没有给过自己一丁点的消息了。

他心里难受呀,自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无人问津,更没人管自己的死活。

可是……在这山下,却是一片郁郁葱葱,没有雪,虽然天气依旧寒冷,可是无数林莽,却出现在一行衣衫褴褛的人面前。

卧槽……

传闻这铁路,主打的乃是货运。

消息一出,倒是有无数人来围观。

这些股份,统统可以买卖,可以交易……

朱厚照等正事儿谈完了,便要抬脚起来,踹刘瑾:“狗东西,听说你在保定府,过的比本宫还快活,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而后,朱厚照和方继藩上了藤筐,这藤筐更大,更宽敞,里头的设施,统统齐全。

弘治皇帝眼睛一亮:“说来听听。”

“奴婢在。”萧敬道。

理发师先是去了刮刀,瓜下了贵人头上的几缕头发。

站在一旁的教士听到这里,忍不住画了个十字,喃喃念道:“这是被天主所遗弃的魔鬼,愿天主惩罚他们的暴行。”

王细作将袋子收入了怀里,恭顺的告辞出了这奢侈的房间。

谷大用那些人,成日在太子殿下面前,搬弄是非,说刘瑾在外头的风光。

保定有银子,想不服气都不成。

得罪了梁家人,大不了,虽是可惜。可没了名声,可就有辱门楣了。

刘管事便行了礼,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成日方公子所讲的那样,医学是最容不得出差错的学问,其他的学问,说错了,做错了,尚还可以改正,可以弥补。可医学一旦出了纰漏,就是误人,是要死人的,人死不能复生,因而务必心思细腻,既要大胆决断,又要谨慎,更要一次次的学习和练习。

而陈列,便是副领队,负责协助王文玉。

是梁储。

虽是女儿家,可救治了太皇太后,自此之后,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将来……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女儿家,也不指望她有前途,却还担心姻缘?太皇太后一道旨意,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多半人家,还高兴的不得了,求之不得呢。

他禁不住感激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一般人家,若是获得官府的匾额,那就已足够显荣四方八里了。若是皇帝下旨,赐其牌坊或者石坊,这石坊上,定还会有翰林亲自书的文章,称赞其家族,那么……便算是祖坟冒了青烟,在地方上,足以显赫一时了。

许多人听了中旨,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

“是……小人亲自打探到的,医学院的女生们,被领着去了医学院,不只是如此呢,出来的时候,据说统统都呕吐不止,就好似……有了身孕一样。”

终于,他不闹了,痴痴呆呆的坐在椅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虚空发呆:“得去打听打听,如莹她,是否当真做了有碍家风的事,另一方面,现在别出去和人斗嘴,反躬自省吧,嘴长在别人的身上,能撕烂一张嘴,可能堵住全天下的悠悠之口吗?哎……”

不久之后,内阁大学士以及各部的部堂,纷纷到了奉天殿里。

弘治皇帝眉头时儿舒展,时而,又微微皱起来。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因为这牵涉到了祖宗之制。

因而,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

朱厚照顿时懂了:“原来如此,这样说来,他们很快,就会上奏,按着父皇的心意,而你爹,便算是重新‘活’了?”

就如做女红一般,做女红有什么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些小姐们,并不需要在未来缝补自己的衣衫,只不过所有人都学,她们自然,也就学着。

这话,是对着梁如莹说的。

她本想叫方公子,可随即,却道:“小女子受师祖指点,实在见笑。”

当然,等救治之后,她又恢复了大家闺秀的模样,行礼如仪,并无过份跋扈。

此人叫刘文华。

那是……梁储。

更多人一头雾水。

此刻,御医的手还搭在太皇太后的手腕上,把着脉,这脉象极不乐观,因为越来越微弱……

这脉搏,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

而方才,太皇太后身躯确实有过抽搐,只是不够强烈罢了。

自己的皇祖母,归天了。

看看吧,看看哪!这些,还是妇道人家,都还是人吗?

梁如莹已是连续按压,使出了浑身的气力,她俏脸憋得通红,额上早已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朱秀荣抿抿嘴:“儿臣也只是道听途说,或许……以讹传讹……”

弘治皇帝不由捂着自己的心口,长吁短叹道:“可惜了一幅好画。”

那豆大的泪水,便沾湿了长长的睫毛,一滴滴的滚下来,梁如莹扶着窗框,下唇已被贝齿咬破了。

两个儿子,已是匆匆而来,忙是将自己的父亲搀扶而起,拉到了道边。

梁储揩拭了泪,恢复了一些冷静:“何事?”

这大发钢铁作坊子弟队,在各个少年球队之中,名不见经传,只是最普通的球队,连这样的球队都打不过……也好意思,认为这是黑马?

输了钱,怪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