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范夭桃的辉煌人生 > 第136章:泓峥萧瑟

“殿下,此事我们怎么处理?”同个副将看向秦寂言,等他拿主意。

“不行,我不能带你走。我也没有办法把你带出去。”顾千城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这个孙女,没有嫁给楚世子,恐怕是有更大的造化。

不等秦寂言开口,顾千城便脱了鞋袜,自发地窝到秦殿下的怀里:“好吧,殿下现在可以说,谁惹你不高兴了?”

“咳咳……”顾千城轻咳了一声,唐万斤猛地抬头,跳了起来,欢喜的喊道:“千,千城……”

“千城……”唐万斤像是找到发泄口一样,哭得更委屈,眼泪越擦越多,最后更是抱着顾千城痛哭,“千城,千城,我好怕,我好怕……”

好吧,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唐万斤为什么伤心。

殿下,真是太……别扭了。

“我才看不上女皇呢,我的目标是……”江南的情况已坏到极点,内部是不是铁板一块顾千城不知,但顾千城可以肯定,如果没有外力作用,江南很快就会成为景炎一个人的江南,甚至景炎有可能凭借江南的兵马,与大秦划江而治。

“这个地方,其实不宜大队人马通行,人太多动静太大,很容易就引起雪崩。”顾千城想起有个说法,说是有人在雪山前打了个喷嚏,然后雪山就塌了,人全埋了。

“只是他们家的弟子虽然参加科考,却不当官。每年考完后又回去了,今天来的就是孔家嫡系,不过不是嫡长子而嫡次子,他姓孔名君策字宗之。听说要不是皇家没有合适的公主,皇上都想把公主指给那位孔公子。”

顾千城从来不是什么善茬,之前在长生门的手里吃亏,那是没有办法,谁叫她实力没有人强,只有认栽了,现在?

“真不代表什么吗?你陪他打天下,为他诞下子嗣,甚至为他险些丢了性命,他却连一个名份都不给你,这真得不重要吗?”景炎了解顾千城,就如同他了解秦寂言一样,“顾千城,秦寂言负了你。不管什么原因他都负了你,这是不争的事实,你真得能一点都不在意吗?”

“你想去京城,你想见秦寂言和你儿子,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带兵——打到皇城!”他倒要看看,起兵叛乱的人是顾千城,秦寂言要怎么做?

他们能帮一时却帮不了一世,秦王殿下再不回来,后方可就要不稳了……把自己的亲爹气晕了,这可是大大的不孝,顾国公也顾不得自己的委屈,立马上前抱住老太爷,让人赶紧请大夫来。

那语气,那神情……

早知道当时就该吃了,现在好了……

这真是一件忧伤的事!秦寂言和顾千城原是不想救高炽明的,秦寂言本就想要杀他,又怎么会多此一举的救活他,可考虑到他们对冰城不熟,只得把高炽明弄醒,看他是不是还知道一些什么?

秦殿下一时没有控制住,脸上冷硬的线条一软,可很快就恢复原状,云淡风轻的说道:“不算什么,以后有机会带你试一试。”

很好,纯情的秦殿下还是在的,只是藏的太深了,需要她努力寻找……秦寂言与景炎谈好合作后,便各自开行动,一个在宫内主持在局,一个在宫外寻人。

秦寂言默默地收回眼神了,沉默地将棋子一个个放回棋盒。

作为一个职业法医,她只需一眼就可以断定,孙妈妈是被人杀死的。

“末将听令。”副将们明白秦王的意思,立刻应下,不过……粮草怎么办?

“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你逼我的。”

在北齐,太后的话才是圣旨!

“有我在,你死不了。”季诺依旧没有回头,清浅的声音,似给人无穷的信心,让人不由自主信服,“虽不曾与大秦皇长孙见面,可却有过间接的来往,那人不错,值得合作。”

一行人离开密室,继续查找起来,只是除了这间密室外,暗卫与黑衣人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摘星楼的布局也简单,很快就被翻了个底朝天。

他们查来查去,发现这摘星楼,居然是一个做假画的窝,除此之外别的什么也没有。

封首辅过来是谢恩,也是请罪的,本以为会被秦寂言责罚,可不想还没有开口,就听到秦寂言关切的道:“首辅辛苦了,这几日你着实是累着了,户部的事你虽有临管不严之责,但罪不在你。既然身体不适就先回去休息,朝堂之事交给旁人处理即可。”

秦寂言摩挲着下巴,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气……镜子里,清晰的照映出,被顾千城切开的伤口,也清晰的照映出,顾千城把手伸进去,在里面寻找孩子的动作。

“宝宝对不起,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孩子身体虚弱,他这一生也许都会受影响。

片刻的沉默后,言倾道,“夫人稍等。”追封自己的父母!

“无妨,一局棋罢了。”他还真会把这盘棋,当成胜负的关键的吗?

秦寂言这是借棋局告诉封似锦,他不会牺牲任何人。他不会放弃顾千城,可也不会因此牺牲封家、凤家、焦家或者任何一家。凡是他的人,他都会护着,尽最大的能力。

可是,顾千城晚了一步,等她跑进来时,宫殿已在唐万斤一拳下轰然倒塌,而上面的夜明珠直接变成粉末。

圣女倪月对阵法略有研究,这也是她亲自前来的原因。

要是秦寂言在船上,听到这话,指不定要笑这些人不知天高地厚。

从北齐回去后,他就不再是之前那个,除了帝王宠爱什么也没有的皇太孙了,皇上的荣爱固然很重要,但也没有重要到,让他不去查十五年前的事。

“卑职,卑职……”其他人比总捕快还不如,不仅前言不搭后语,东一句、西一句。不过,好歹是把事情交待了清楚。

秦寂言和顾千城一走,总捕快就命令手下的人互相监视,一旦有异常立刻禀报。

可是,没有人动。

顾千城眼睛猛地瞪大,扭头看向封老爷子……

不得不说,五皇子学习能力很强,苦肉计用得比顾贵妃还要强上三分。老皇帝虽然不高兴,五皇子为了一点小事不顾自己的身体,可更不高兴顾家闹出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

随着一声声口哨声响起,整个军营都随着震动,很快就有大队人马出来拦截秦寂言,并且还有弓箭手。

“去,叫景炎出来见我。”秦寂言没有在这些人面前,自称“朕”。这些将士虽然大秦人,可并不曾见过他,就算曾在江南见过他,这个时候也不一定能认出来他。

“退兵!”城外,本已经取得胜利的将士们,不得不退兵十里,要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不过这份不满却是针对赵王,与秦殿下无关。

这两天,她都是这样,一个人吃两人的饭菜。好在老管家为了控制子车,给子车的食物并不多,不然顾千城就算怀孕后胃口大增,也不可能像猪一样,把两人份的饭菜全吃下去。

至于会不会再次阻拦顾千城去西北,这话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顾千城都从西北回来了,秦殿下现在说什么都可以。

“你当时回了京城?还呆了几天?”秦殿下抓重点,怒火升起。

“我就知道殿下你最好了。”顾千城抬头,“吧唧”一声,在秦寂言脸上亲了一口,没有意外,秦殿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妈蛋,别说计算了,人家算出来了,她也看不懂。

顾千城现在根本没空管这个问题,她现在只想着,要如何解决这两个打手,还有离开顾家!

她下手有分寸,只要救治及时,那两个人死不了!

别说站在现场的顾国公,就是躲在石头后面的顾千梦也吓得不行,呆呆地站在原地,嘴唇直哆嗦……

顾千城越想越觉得没面子,幸亏没有第三个人知晓,不然她丢脸丢大了。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身体受伤不说,为了安抚这匹马,她的精神力严肃透支,她已经无力把这匹马解救出来,只能找人帮忙。

“才二两银子,真小气。”焦向笛看顾千城,居然要脱困了,一脸遗憾。

长发随着这个动作滑下,扫在顾千城的脸上,痒痒的,可顾千城却没有动手去拂掉,而是怔怔地看着秦寂言……

“我理解,也请殿下你理解一下我的处境。”顾千城想了想,又后退三步。

她要秦寂言立她为后,而她则在五年内为龙宝培养五个和她一样,拥有可以压制寒毒血液的女子,这些人每人可以保龙宝五年,也就是二十五年。而二十五年后,她会继续为龙宝培养五个,拥有压制寒毒血脉的人。

“啪……”秦寂言生生将椅子的扶手捏成粉末,可他脸上的表情却一丝也没有变,“倪月,朕希望你今后不会后悔。”而他,一定会让倪月后悔。

顾千城要是能一手策划科举舞弊案,那就真正是太可怕了。

“是。”只有声音,并没有人影,轻风浮动,殿内又是一片安静。

至于地图是真是假,秦寂言并不去考虑,因为他就是考虑也没有用,他只能选择相信圣后。

只是,西胡人居然天真的以为,只要毁了凤云霁的尸骨,就无法确定风遥是凤家子孙吗?

“蠢货。”老太爷一脸失望的看着顾家大老爷,忍不住叹息。

“老大……”被点名的老三,老四一阵哽咽。

“哭个球球。把孩子们带走,以后……给老子报仇就是了。”猪头六狠狠地推了老三一把,“赶紧的,别像个娘们似的在这里磨磨叽叽。”

“老大说得对,孩子们要紧,老三、老四赶紧的……”

算了,左右只是一个小玩具,又不是好吃的。

“嗯,”顾千城点头,提起裙子快步跟上。

一切准备就续,只等顾三爷打点好停尸房的守卫,就可以带顾千城过去了。

停尸房的味道绝对称不上好闻,好在顾千城提前有准备,并不觉得多难忍受,在守卫的带领下,顾千城看到贤其侯次子张渊的尸首。

到这里,顾千城已经可以排除,顾承意杀人的可能。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继续往下查看,希望能找出有用的线索,找到真凶。

见秦寂言脸色微变,顾千城忙补了一句:“我们还年轻,这个时候生出来的孩子容易夭折。最重要是我还小,年纪太小突然难产。至少要满二十岁,我才会考虑生孩子。”

“没事,姐姐不会有事的。姐姐敢一个人出门,肯定是有准备的,你和承欢是瞎担心。”顾千城揉了揉顾承意的脑袋:“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你们要相信姐姐,姐姐不会让自己有事。”

“一时想左了。”凤于谦拍了拍脑袋,在战场上呆久了,他都快和焦向笛一样一根筋,只想着让这些北齐人全死了算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呼延千霆原本就凭着一股气和单增打,现在冷静下来,也知道他要杀了单增,自己也讨不得好,果断的顺着坡下。

“听到没有,让你们的人把三皇子放下,三皇子身份尊贵……”一整晚的折腾,饶是顾千城体力再好也撑不住,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她睡着后发生了什么,反正她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不在屋内,而是在马车上。

“我以为你会生气。”秦寂言都做好了哄顾千城的准备,却不想顾千城居然一点也不在意。

侍卫接过,隔着帘子递上,秦寂言掀起帘子,看到那块令牌,问道:“母蛊在里面?”武家人还真是阴险,母蛊交到了顾千城手里却不说出来,这种小聪明真的让人讨厌。

而这些事,锦衣卫查过,这位大人确实不知。不过这位大人惧内,妻子做的事,他根本不敢过问。但是,就算他不知情,他的妻子却是用他的名义办的事,他想要逃罪几乎不可能。

顾夫人气得全身都在颤抖,顾千城居然敢威胁她,胆子大了!

“先将此事按下,剩下的事本宫自有决断。”在事情没有查清楚前,秦寂言不想做无谓的假设。

不到午时,城门口聚集的人就是平日的两倍多,再这么下去进出城都要成问题了。

两人一怔,立刻分开,一脸严肃的上前。

在不知情的人眼中,秦寂言这个时候回京,十有八九就是为了继位,连赵王这个乱臣贼子,都不希望秦寂言顺利回京登基,在京中的周王就更不乐意了。

秦寂言没有应声,只是沉默地吃着手中的食物,待到吃完才道:“千城,还记得你和唐万斤赶来西北,走得那条道吗?”

秦寂言临走那一脚,虽说没有踹到要害,可却伤了景炎的小腿,景炎跌入火海中,有那么一刹那根本无法动弹。

也不知秦寂言是怎么踢的,总之他的小腿虽痛,可正常行走却不成问题,只是无法提气。

顾承欢不是一个没有成算的人,相反他很细心,奈何他这次遇到专门找他麻烦的人。

“封口!我不希望这件事有其他人知道。”虽然军中的人都知道承欢受了羞辱,但不能再扩散。

当然,所谓的往前也只是相对的,因为子车此刻已分不清方向,他只知道朝一个方向游,尽快抵达岸边,这样他和老管家才有救。

秦寂言不是不懂世事的天真皇子,他很清楚人贩子是什么,更清楚落到人贩子手里的人有多惨。

小时候,留下来的印象太深刻了,而且凭现在的她也无力与长生门为敌,她除了听话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好在只有秦寂言一个人看到了,不然她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他的就是顾千城的。在他面前,顾千城想做什么都可以,不需要避嫌。顾千城要是有能耐,从他手中抢到皇位,他只会高兴。

“小的这就去。”大管家松了口气,转身欲走,却被顾千城叫住,“慢着。大管家,你可知承欢因何受伤?”

“哼……”顾千城怒极反笑:“想来是我的好二婶。”顾千梦被赵王妃和平西郡王妃削了一顿,名声跌至谷底,二夫人这是想拉顾千城垫背。

前方,就是长生门了,他离千城又近了一步。

“朕的皇后顾千城,前些日子在长生门做客,朕特意来接她回家。”既然是先礼后兵,秦寂言自不会在没有问出活火山的位置前,与圣后撕破脸。

顾千城的运气不错,虽然磕碰了半个时辰,可好歹把火星弄出来了,可以吃热食了,也可以把外衣洗一洗、烘一烘了。

不过,保险起见,药王配药前,还是补了一句,“如若我配出解药,你真得会按约定放我自由,不再管我之事?”被秦寂言关了这么多年,他的雄心虽然隐藏,可却不曾磨灭。

“好孩子,祖父知道你是个好的。这几天多陪陪你千梦姐姐,承欢不在家,也就只有你这个弟弟可以陪他了。”老太爷拍了拍顾承志的手,一脸欣慰。

除了这些外,银票上的印章与印泥也是有来历的,就算能将银票的纸张和墨仿出来,印鉴却不是那么好仿的,可是……

“就是,就算你是秦王殿下,也不能随意关押我们。”

此人领兵天赋一般,大局观还算不错,最大的优点就是对西胡皇帝忠诚,所以他被丢进大军,用来辅佐风遥,也有监视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