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90章:看破红尘

他轻声诱哄着,一遍又一遍,任她捏紧了小拳头在他胸口狂锤,还是咬牙继续讲她箍在那里。

在她几乎都要以为他已经拒绝了的时候,那男人果断说完了话便将电话挂断。

莫名的时候她会抬头望他,唤他一声:“臣羽……”

热辣的房间里头,昏暗的光线下面,妖娆迷离的女子总是使出浑身解数勾引身旁的男子。

吴曦媛笑了起来,“我们能把你怎么着啊?脱光了游街示众吗?恐怕就算我们想,你们家晴晴也不会答应的。”

拳头捏得死紧,曲耀阳的唇角都要抽筋,“郭秘书!”

“相信在场的很多人对我并不陌生,曾经我也在这里,与一些人共事过,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离开了公司。”

曲耀阳侧身去看,曲母的旁边果不其然还坐着聂皖瑜,后者看到他也是甜甜一笑道:“耀阳,我跟伯母今天上街买了好多东西,还有几件衣服是给你的,回去你试试,一定喜欢。”

至于夏芷柔,因为过失致人死亡,又造成了极不好的社会影响,与一众贵太太等被判了七年有期徒刑。

这些年追过了也跑过了,到最后除了一身伤痕累累,她什么都没有。没有家,没有父亲母亲,甚至连日后的营生都成了问题。

“淼心!我……我知道或许我该对刚才以及昨晚的事向你说对不起,可是我……“

夏芷柔心中冷哼,可想到之前夏母同她说过的话,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本来像曲耀阳这样的男人,就算他在外面有个十七八个情人都不算什么,更何况这些年,也就是他同她结婚的这些年她早就有所耳闻,他早遣了外面的女人,只一心一意守着这个家和儿子军军。

“军军,不准闹!这是妹妹,妹妹是来跟你玩的!”

木讷着没有任何表情的芽芽轻轻“嗯”一声后,将小脑袋靠在曲耀阳的肩上,就任他带自己离开。

曲婉婉的大脑又开始恍惚起来了,分不清是因为高烧让她眩晕,还是此时此刻,这个正压在她身上肆意作乱的男子,同时,也让她乱了心。

她尴尬侧头,慌忙说着谢谢。

曲母的脸色无比的难看,沉了脸,“裴淼心!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同谁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说我的不是?说我没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责任,可我是他母亲么!他是我生的么!你裴淼心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你真能做到这样大无畏大无私地接受你男人随便从外面领回来的孩子,那当初为什么还要跟我的耀阳离婚!”

那柜员欢欣雀跃,高高兴兴转身为夏芷柔包装收拾的时候,夏母正好凑到了跟前。

夏之韵开心地跳起来,在夏母脸上亲了一口,“还是我妈疼我,正好phoenix也在,让他送你几件礼物,我早跟他说我妈是美女,他也早就想见见了。”“我曾经小小的怪过自己,怪自己的不够努力,怪自己跑得太慢,所以才一直追不上你。你说我无聊加幼稚,至少这句话是对的。因为从爱你的那一年开始,除了爱你,别的事情我什么都没学会。我……我只会炒菜做饭洗衣服……我第一次去学这些东西的时候就只是在想,也许你并不会需要,可我还是想要为你做好所有的事情。”

所以那时候她也总以为,她是有机会的。

“可是我想照顾您跟爸了,从前都是你们在照顾我,现在我有能力也有自信可以照顾好你们,这都不行吗?”

怎么儿子走的时候,她都没有好好抱一抱他?

“香港,何爵士夫人。”刑俞晴看了眼手中的包裹,将它递放到曲耀阳面前的办工桌上,“里面的东西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危险物品,好像是张照片,和一对胸针。”

曲市长全家都接到邀请,尤以裴淼心,作为“青苗会”的干事之一,自然也受到了身为会长的梁大太太的邀请。

打完官司的当天,michellepei和曲市长家的大公子就在法院外大吵了一架。

裴淼心听得不痛不痒,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她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去过问,只是今时今日,就算我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也早就还给她了。”

翟俊楠忍不住轻笑出声:“我长得有那么像坏人么,让你一见着我就想逃?”

他说完了话便站在那里笑看着,裴淼心心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嬉皮笑脸的坏人。

她说完了这句话便闭口不再说话,低着头,安静地等待吴曦媛将车开过来。

裴淼心忍俊不禁,“你无聊我可不无聊,再说,我已经结婚了,还是两个孩子的妈。”

“不用了!”她冷着脸低着头,拒绝。

作孽啊!可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啊?深吸了一口气,不想与曲母发生争执。

以前这些东西她全不懂,现在她也看明白了,人家说婆媳相处是门大学问,现在她终于懂了。

直到佣人将晚餐做好,裴淼心饿得不行,才坐在餐厅拿起筷子准备吃东西。

门前疯狂吻了她的唇又扯开她的内裤,将她所有可能的挣扎或是轻呼尽数泯灭在自己的口里。他用力堵住她的双唇,越吻便越有些不能自已。裴淼心突觉这吻并不像吻,唇上一阵撕扯的疼,他这样的动作,到更像是宣告,他对她的情绪还有身/体拥有着绝对的占/有权。

又原来这个所谓的上流社会,从来在乎的就只有自身的利益,才不管谁是不是因谁所伤。

似乎也没谁真的想听裴淼心说话,任她凭的挣扎,曲市长跟曲母就是不让她有机会说话。

曲耀阳抓着裴淼心的手,也能感觉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寒意与颤抖。

“唉,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么,以我们银行同‘宏科’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想要绕开监管,给大家行个方便,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裴淼心已经揽住他的脖颈轻轻抱住了他。

“她会是个小姑娘?”曲耀阳冷笑,“你知道就你眼里的这个小姑娘到底在我们之间使了多少坏么?她自己从扶梯上跳下去,却把所有的错都推给了你!她故意说破那些我还没有准备好该怎么告诉你的秘密,她却把那些秘密作为要挟我们的武器!还有他们聂家,抓着我爸的事情不放,用我的家人来要挟我,强迫我下个月同她结婚!就这样的,你还能觉得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吗?”

曲耀阳满脸凝重之色地站在那里,“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曲耀阳进浴室去洗澡,裴淼心便抱着笔记本电脑靠在床头,一边做着电脑里的工作,一边还在走神想刚才的事情。

“大叔,自从你爸爸抛弃我们一走了之之后,你妈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她的儿女身上。而子恒就算再不听话再不懂事,那也是她的儿子,若说有方法可以救他,她一定会倾尽所有。”

“不过我帮你找了另外一份工作,你长的这么漂亮,做这个肯定行的!”

裴淼心皱眉,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面前这个男人,跟他说不到两句话却总要争吵起来的男人,瞧他刚刚都说了些什么?他说他的心脏出了毛病,他说他生不如死还有别的什么。他指责害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她!是因为她,他才会变得这么不正常的。

曲婉婉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突然一身戎装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曲臣羽二话不说转身推开书房的房门,过不到一会儿手中一只小钥,几下就将房门给打开了。

到了晚间宴席,曲家特别从爷爷老家请了地道的厨师,一桌一桌的好菜做上了,这才邀请来宾入座。

刚到北京办理签证的那一天,汤蜜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大老远从a市跑过来,找到易琛。

……

“你好,我是万辉代驾公司的安小柔……是你?”

他努力保持清醒,找到自己的手机接起,刚说得一句“喂”就听见电话里的人说:“哥,是我,我想跟你喝一杯。”

客厅的灯光昏暗,只有电视机墙那块开了一整排的射灯,将整个黑暗里的物什笼罩在朦朦胧胧的光影里头。

“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了?”曲耀阳又同他碰了碰杯,“很快就要当爹的人了,日后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不要去想那么多,早点上楼睡吧!”

“太太今天不舒服,待会到家叫吴医生到家里看看!”

夏芷柔见他没有回答,正要开始着急,曲耀阳正好在这当口抬起头来正对上她道:“芷柔,其实你还爱我吗?”

心底的疼与恐惧彻底漫开以前,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这次,却是他的电话进来。

裴淼心盯着手里的电话,只觉得整颗心都跟着揪紧。

“唉,我听说婉婉你家那位从月前毕业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工作是吧?”

“你别不识好歹了,曲婉婉,我说那些话都是为着你好,你也不看看现在像你这样的傻瓜到底还有多少,说被穷屌丝骗了就被穷屌丝骗了!现在外面的屌丝哪个不知道你爸爸是本市的市长,你哥哥是‘宏科’的总裁?你以为那些屌丝是真喜欢你吗?他们不过是想骗你们家的钱和地位,就你这傻瓜还巴巴地把脸往别人的屁股上贴!”

姑娘们惨叫,能拉的拉,拉不住的就被她甩得鸡飞狗跳的。

曲婉婉这下没有站稳,往前踉跄了几下脚尖一绊,直接就跪坐在了地上。

裴淼心抬手抚了一下女儿的小脸,“对啊!小弟弟可喜欢芽芽了,再过不到几个月他就会从麻麻的肚子里面跑出来,跑到芽芽的怀里,逗你玩呢!”

“我们不会在医院待很久的,我已经做完产检了,马上就会带芽芽回家去的。”

曲母在电话里兴高采烈的声音,说是曲耀阳这孩子总算成熟,就在明晚会带新女朋友上门。

她在车后座上抱着女儿,默然盯着车窗外的风景时,小手突然一紧,知道是被他握住,暖暖的,却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