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86章:祸不单行

不过,蜀王殿下这般举动,显然是直接将建安帝当死人了。

咚咚!咚咚!

论门第论出身,李湘如颜蓁蓁都是佼佼者。方若梦偏偏避过了两人没请。

谢明曦静静地看着盛鸿,许久,才轻声道:“盛鸿,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俞皇后并未一口应下,笑着说道:“这等喜事,本宫得和皇上商议再做决定。”

皇子府已建好,皇子们也都大了,住在宫中多有不便。建文帝也乐见皇子们早些大婚出宫:“朕让礼部挑两个好日子,早些让他们成亲。”

从玉不满地瞪了扶玉一眼。

事涉盛锦月颜面,母亲此次绝不会轻易饶了谢明曦!

眼前这个痴汉是谁?

周家上下所有的人脸都放出光来。

没想到,谢明曦在此时踮起脚尖,轻柔的吻落在盛鸿的嘴角边。

背黑锅也就罢了,最可气的是无从辩驳。

芷兰玉乔皆被俞太后突如其来的命令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一时未应。

精于棋艺心高气傲的俞皇后,也不得不暗暗惊叹。

俞太后吃了亏,不能不忍!

……

而三皇子的容貌,却更多的承袭了生母淑妃的温雅柔和,谦逊有礼。一眼看去,比四皇子平易近人得多。

三皇子笑而不语。

这一场闹剧,驱走了方若梦所有的迷惘。

就在此刻,不知从哪儿冒出了数十个穿着青色武服的少年。一个个神色冷漠身手悍勇。一声未吭,便动了手。

三四个人围攻一个。

说起来,四皇子是诸皇子中第一个立侧妃之人。

同窗数年,李湘如不但学业被谢明曦稳压一头,口舌争锋也从未占过上风。现在做了妯娌,李湘如竟将这些都忘了不成?

萧语晗又是感动又是好笑:“你都给了我,你自己一个灯谜都没有怎么办?”

反正他绝不愿意!

谢明曦伸手,轻轻抚平盛鸿的眉心,低声道:“盛鸿,我们不想被卷进其中,便得早有防备。走得越快越好。”

“说起来,江老太太真是心黑!扣着孙女不放,逼着守寡的儿媳去赚银子养活一家老少。还到处嚼舌,说儿媳的不是。”

丁闯身体虚弱之极,说完这一长篇的话,已经面色惨白,有进气快没出气了。

李湘如心情恶劣消沉,未理任何人,径自走到位置上坐下。身侧盛锦月的位置空荡荡的,仿佛在无声地讥笑着她“偷鸡不成蚀把米”!

只是,四皇子已张了口,谁也不便再多舌。

四皇子主动临幸,或许也是想借此事膈应七皇子和谢明曦。

过了片刻,谢云曦一脸羞怯地走了进来。

饶是如此,谢云曦也得感恩戴德,再次行礼谢恩。

徐氏总算反应过来,挤出一个笑容:“娘娘说的是。”

……

俞太后张口问道:“娴之如何?”

留下面如死灰的盛锦月,如木雕一般地坐在椅子上。

众少女的位置早已有过数次变动。

……

搜遍所有房间,只见到了许多形容狼狈不堪涕泪满面的官员。却不见建安帝的身影,几个藩王也不见踪影。

实在是一招妙棋!

文绮被阵阵的酸臭气熏得也想吐了,屏住呼吸叫来两个小丫鬟收拾。

话未说完,身后便响起轻轻一声嗤笑。

比试中途不愿停下,不想功亏一篑,这也就罢了。最后那两箭,却纯属意气之争。根本是多此一举自找罪受!

爱之深责之切!谢明曦的愤怒,是因为在意。

廉夫子很快留意到六公主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右手食指,立刻皱眉问道:“公主殿下手上的伤势如何?可能参加明日御马比试?”

这一日的射箭比试结果,很快传出了松竹书院外。

话音未落,一个宫女便行色匆匆地进来禀报:“启禀丽妃娘娘,射箭比试结果已经传至宫中。拿了第一的……是六公主殿下!”

建文帝目光一扫,匆匆看了一遍,面色也有几分不喜:“书院乃是静心学习之地。这个盛锦月,学业不如人,倒用这等不入流的手段。”

“到底回不回去,你自己选!”

谢明曦抿唇一笑,饮下果酒,不知是酒意微醺,抑或是屋子里炭盆太暖,秀美的脸孔也泛起了醉人的红晕。

谢明曦嗯了一声,略略仰头。

输给别人也就罢了,竟输给了阴险狡诈的谢明曦!一想到谢明曦会在自己面前何等耀武扬威,她便怄得不得了。这几日,她一直怏怏不乐,直至今日报到,心情才稍稍好转。

听闻方若梦前来,谢明曦也有些几分讶然,笑着迎了出来:“方姐姐,你今日怎么忽然来了?”

方若梦和谢明曦对视片刻,然后挫败地叹了口气:“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我还以为,我今日掩饰得极好,不会被你察觉。”

淮南王今日特意穿了鲜亮的衣服,用粉遮掩住了病中晦暗的气色。大约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之故,看着倒是颇为精神,闻言笑道:“托你吉言,我也盼着早日见到曾孙。”

谢明曦的名讳早已传得人尽皆知。在莲池书院,更是声名赫赫,用众人景仰来形容绝不为过。

……

“李二小姐才貌兼具,也是百里无一的名门闺秀了。只可惜,偏偏被谢三小姐牢牢压着一头。每次都只第二名。”

仿佛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做惯了出气筒的淮南王世子反倒心惊肉跳起来:“父王,你有气只管发出来,别闷在心里。”

淮南王将谢钧的色厉内荏强作镇定看在眼底,心中哂然。

尘封在心底的怨怼委屈不甘,也随之蜂拥而来。

目中满是嘲讽。

“你若识趣乖觉,明日就去淮南王府,给我父亲和兄长请安。以后,淮南王府便是你的外家,会给你撑腰。以后你出嫁为皇子妃,在宗室中也有了助力……”

众人:“……”

这一次,肯定也不例外。

方阁老赵阁老对视一眼,俱都看到彼此眼底的惊恐和不安。

众少女被逗得轰然而笑。

大半年过去,谢元亭犯下的恶行造成的阴影,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悄然散去。杨凝雪终于有勇气再次出门见人了。

以此类推。

盛鸿今日跪了很久,膝盖处倒没什么青淤。皆因早有准备,今日穿的裤子是特制的,膝盖处逢了几层厚棉布。

谢明曦抬头,迎上盛鸿疑惑的目光,眼眶微微泛红:“盛鸿,我已半年没见阿萝了。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冰冷,无情,凉薄,阴暗。

人老了,愈发喜欢天真可爱的孩童。

玉乔狼狈应下。

萧语晗立刻微笑应道:“要说对不住,也该由我来说才是。芙姐儿还小,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所以,这一个月来,便是到了私下,也不肯和她说话。

可惜,直到闭眼前的一刻,也没等来心冷如冰的天子。

便是一生宿敌,落到此等下场,看在眼里也觉悲凉。

李湘如也稍稍冷静下来,顿时后悔懊恼不已。刚才自己丢人出丑,被众人看了笑话。以宁王的脾气,回府之后,少不得又要大发雷霆,迁怒于她了。

众内侍宫女如释重负,麻溜地退了出去。

杨夫子微微抽了抽嘴角,心里暗自后悔。

林微微看着手中的帕子,陆迟看着桌上的茶杯。

林微微巴不得四皇子就此一蹶不振。不过,面上却未流露,反而殷切地叮嘱陆迟:“陆大哥,我知道你和四皇子殿下交好。所以对他的处境格外关切。”

林钰很快下定决心,明日陆迟再来,他躲远一点。让好吃的六弟陪着陆迟过来。

“什么?谢明曦竟是第一?”

萧语晗如何担得起,只得低头告罪:“儿媳绝无此意,请母后息怒。”

没等李太皇太后吭声,俞太后便很自然地在椅子上坐下了。

鲁王和闽王私下来往愈发密切频繁。

鲁王点点头,在赵长卿的温柔伺候下,喝了醒酒汤。

罢了!拼了这一回!

只要建文帝的人留在椒房殿,她便能牢牢地握住后宫之权。

一天服用四粒?

芷兰自少便是官家千金,被精心教养长大。家中骤逢变故那一年,芷兰只有十二岁,正是花容月貌窈窕之龄。其父不舍得令女儿受苦,托了故交同僚收容芷兰,送进宫里做了宫女。

俞婉定定心神,柔声应道:“太后娘娘说的话,婉儿都记下了。”

六公主哑然片刻,低声问道:“前世在宫中,是不是曾有人想加害于你?”

她确有此意。只是,从未诉之于口。六公主是怎么猜出来的?

谢明曦疲累之下,反应已远不及一开始灵敏。竟未能及时闪过。眼看木刀便要刺中她的胸膛。

……

“我出于不得已的原因,确实欺瞒了你,心中一直有些愧疚。你看穿了我的身份,心中有气,又为离世的好友忿忿不平,这才迁怒于现在的我。这些,我都能谅解,也从未怪过你。”

叶秋娘今日心情不佳,根本不理人,低着头走得飞快。

昌平公主还能说什么?

卢公公全身颤抖,老泪纵横。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万万没想到,有资格投票的宗亲,竟被天子暗中收拢了大半,竟然都将票投给了汾阳郡王。

谋夺宗人府宗正之位,自不是易事。盛鸿登基之后,便开始暗中布局。或许以重利,或许以前程,暗中策动了不少皇室宗亲。

春风得意的汾阳郡王带着未曾释疑的疑惑告退,离开移清殿。

以前的“六公主”,器重湘蕙,她这个贴身宫女被排到了第二。

李湘如心中愈发觉得异样,面上半分未露,柔顺地应了声是。转而说起了谢云曦:“谢侧妃孕期已有六个月。前两日,我暗中请了一位擅长诊脉的名医进府,为谢侧妃诊了脉。”

陆迟来了!

陆迟打起精神,挤出一丝笑容:“微微,天色已晚,我们也该回去了。”

……

颜蓁蓁张口打破沉默:“一想到七皇子殿下骗了我们三年,我心里就一股子无名怒火。本来我还想着等你回来,先找你算一回账来着。”

这还是第一回!

顾山长扯了扯嘴角,淡淡一笑:“我无需操心内宅琐事,不必陷入妻妾之斗,不用伺候夫婿公婆教养儿女。我什么烦心事都没有,每日与书为伴,教导学生,打理书院。闲来赏花烹茶,练字作画,或抚琴自娱,逍遥自在。”

自从四皇子被封了什么宁王之后,在朝中声势一落千丈。不知多少人在看四皇子的笑话。便是李阁老,提起孙女婿也少了以前的亲热。

直至此刻,徐氏才敢相信。

等等!

想想真是头痛!

真不知前辈子作了什么恶,生了这么一对不省心的儿女!连累得他这个老子奔波操劳!

谢明曦倒是半分不急,悠然笑道:“既是母后喜欢,由着母后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