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62章:灰身灭智

二老爷闻言提着心紧张地道,“这……这万一他应

二人双双转过头去,果然见崔二老爷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从昏迷中醒来,眼中满是痛苦之色。

这一路上,路虽然不好走,但好在一路顺畅。

    谢芳华眼睛扫了一圈,“唔”了一声,“你给我找一本书看吧!我可不睡觉了。”

“你告诉他折返回去吧!”谢芳华摇摇头。

谢芳华上了马车后,便扯过车中的靠枕枕在头下,身子懒洋洋地躺在了马车里。

秦铮

秦铮“嗯”了一声,“后来,我将青岩派去了一趟漠北,他得回的消息是无名山确实发生了一次大乱,但的确是控制住了。不过有一件奇怪的事儿,就是江湖上突然新兴起了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十分之隐秘,武功隐秘路数酷似皇室隐卫。但绝不是皇室隐卫。”

二人各做各的,书房内安安静静,并不违和。

孙太医一僵。

英亲王见此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一把拽住秦铮挡在身后,对忠勇侯道,“老侯爷,事已至此,有话好好说。”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谢氏米粮府邸门口,便见到一辆马车快马加鞭急匆匆赶来,风梨正要吩咐备车,却看到那辆车是忠勇侯府的车牌,立即止了话,对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您看那是谢世子的马车吗”

这天下间,再没有一个人,能如她一般,哪怕前一世,那样惨烈收场,可是今生,依旧义无反顾地爱他。

为何非要持守着规礼不能放肆一些?

r />  郑孝扬立即去探二人的鼻息,手放到秦铮鼻息处,什么也没感觉到,他面色大变,身子颤了颤,又去探谢芳华鼻息,与秦铮的一样,半丝不闻。

谢芳华不语。

过了片刻,秦钰移开视线,“你的意思是,你将人送回京中,我再要他们,便不算从你手中截人了是不是?”

言轻看了一眼,忽然笑了,“天下相像的人多了去了,四皇子拿着这幅画便能将我当做北齐皇子,也未免太可笑了。我只是个秦楼楚馆的怜人而已。”

谢芳华偏头瞅了他一眼,没说话。

她忽然想起,他出身在清河崔氏,是英亲王妃要过来给秦铮的陪读,却成了他名副其实的小奴才,奴待了这么多年。

谢芳华点点头,转身往回走。

“原来喝个苦药汤子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是不是某些事情我若是想做,也不会太难?”秦铮忽然放开她,又坐回了火炉旁的矮凳上,再不见难受的神色。

英亲王沉默了片刻,吩咐道,“既然刚回来,赶紧回去睡吧!”

“他心里定然是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还一定是皇上和父王不准许他娶的。”秦浩思量片刻,沉声道。

秦浩倒是不以为意,站起身,“娘早些休息吧!我回去了。”

外面人点点头,“属下稍后就放出消息去。”

听言阻止不了,只能让他去。

燕亭却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对秦铮说着话,“今日早朝将对秦钰的安置确定了。皇上念其早先贬黜秦钰出京时说过的话,他闯出无名山的九堂炼狱便回京恢复宗籍和身份。但是如今无名山毁了,他没什么炼狱可闯,算是他的劫数由无名山抵挡了一半。也就是抵一半的罪责。恢复他的宗籍和四皇子的身份,但是将其留在漠北军中服役。”

官员们的官职,也决定了府中子女的交往圈子。

“你放得干柴太多了,拿出来!”秦铮道。

燕亭“啊”地叫了一声,捂住眼睛,滚出了老远。

“大管家,什么事儿?”侍画站起身,迎上喜顺询问。

春兰见她来到,立即上前,“小王妃,王妃如今在里面,奴婢带您进屋。”

谢芳华脚步一顿。

英亲王妃愣了一下,“有,怎么能没有?京中各大府邸,谁家都有别人家的眼线。”

“人嘴百张皮,只管让人去说。娘行得正,坐得端。还怕了什么人不成?”谢芳华不以为意,“不过今天这事儿,您得跟爹说说,他毕竟还是我们英亲王府的一家之主。”

二人转眼间便来到了那间房门口。正巧碰到连衣服也没穿戴整齐便往外急急忙忙跑的宋方。

这家酒楼装潢雅致,干净,在这样的小镇,难得能有这样的酒楼。

大长公主向外看了一眼,说道,“是官兵,何事儿这么急?”

“英亲王府的小王妃?”那人打量谢芳华。

谢芳华自然不反对,与她坐在了对面。

“不了,我回府,王爷若是知道华丫头有喜了,一准也是高兴,我回去告诉他去。”英亲王妃说着,出了御书房。

何半夜开窗子?”永康侯奇怪。

“侯爷原来就这么大的胆子。”秦铮瞥了永康侯一眼,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去。

吴权住了嘴。

谢芳华闻言知道这回他是态度坚决了。没想到半日以来他一直由着她,可是到了这里却死活不同意了。她垮下脸,“那我要住在这里几日,没事儿的时候,我能不能进你的院子找你?”

------题外话------

明夫人点头,“芳华,你要小心身体,我到不担心背后之人出手,只是担心再伤了你。”

谢芳华拿出火石,点燃了火盆里的卷宗,泛黄被保存得完好的多年的卷宗顿时都烧着了。

谢芳华点点头,“五六分也够了,不需要你都记下。”话落,她对明夫人道,“六婶母,您拿火盆来,我将这些案卷和卷宗都烧掉。”

“做皇帝到没做太子时有耐性了”秦铮嗤了一声。

“爷正饿着呢,这还差不错。”秦铮面色稍霁。

随着他话落,秦铮拉着谢芳华进了御书房。

谢芳华见秦钰回宫后,竟然还没换下在英亲王府穿戴的衣服,无语地扶额。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秦铮不再说话。

这时,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上前给秦铮见礼,“原来是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久仰久仰。”

来的突然,去的莫名。

“怎么能怪您谁也没料到,您别自责了。”谢芳华摇头。

谢芳华没说话。

英亲王妃偏头看了一眼谢芳华,说道,“皇上在宫里应该是得到信儿,快去请皇上进来。”秦钰看着谢芳华,眉目顿时深了。n,

“那你觉得最可能的一种猜测呢”秦钰看着她。

谢芳华点头。

“这样,我也随你出京。”秦钰道。

这样想着,她忽然觉得,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就跟在哪里也好。

三人一起向玉宝楼走去。

这是一条正街,玉宝楼就在几十步远的地方。

不多时,三人就来到了玉宝楼。

言下之意,若是你喜欢,你就要。

秦铮微微颔首,对那掌柜的道,“将那只簪子拿过来看看。”

    “你们二人就等在外面吧!”谢芳华不回头,对二人摆摆手。

    谢云澜眸光一暗,没言声。

    “公子!”赵柯喊了一声。

    她虽然心里转了九曲十八弯,但是面色却丝毫不表现出来,只呆呆地站着,似乎茫然无措,听不懂二人的说话。

    风梨则是探着脖子,焦急担忧地看着内室里。

谢芳华看看日色,已经偏西,知道他早先说要去陪英亲王妃用晚膳,转身回了房。

屋中的火炉一直燃着,暖意融融。谢芳华歪在椅子上不想动,静静想着事情。

谢芳华心思一动,向外看了一眼,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虽然二人相差不过一岁,但他的身影站在她身后,却足足高了一头半还多。近距离下,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淡淡清冽的气息,融合了梅花香气,分外令人恍惚。

谢芳华站在冷风中,梅花落在她头上身上,她轻轻打了寒颤,驱散了几分莫有的情绪。

秦铮歪在谢芳华早先坐的那把椅子上,见二人进屋,没什么情绪地摆手,“都扔了吧!今日不煮酒了,睡觉。”

昏暗的光线下,翠荷细细打量她的神色,心下艳羡的同时更觉奇怪。一般寻常婢女见到这样的好衣物好首饰,都会露出欣喜的表情,但是她却目光平静,半丝波动也无。仿佛这些东西在她眼里不算什么,更像是司空见惯,受之当然。

“此时应该知道了吧。”侍画道。

谢芳华转了路,向府门口走去。

吉利不吉利又如何她选择的就是这样的一条布满荆棘的路,只是没想到,开篇便这么热闹,拉了右相府进来。

右相已经得到了消息,匆匆回了府,与他一同来府的还有本来在一起处理朝事儿的英亲王和左相、永康侯。

李如碧闻言立即说,“既然不能恢复原貌,不恢复也罢。”

来到屋外,秦钰对谢芳华温声询问,“如何”

她觉得,人都死了,有些事情,有些话,隐瞒的话,反而对他不公。

她给了他一个出色的儿子,让他骄傲,承接他右相府的门第,死亦有接班人。

谢芳华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不是信不过你,只是此事事关重大,不太好说。”

“不行”谢芳华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