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28章:予取予夺

“好了,你别气了,永康侯妇人一直以来也是个精明的主,她看上范阳卢氏的女儿,无非是因为左相卢勇如日中天,在朝中连右相都排挤得快没地了。比起忠勇侯府这些年的克制低敛,左相府锋芒毕露,她选左相背后的卢氏也不奇怪。”英亲王道。

    以前喝一口苦药汤子,她都需要福婶或者爷爷、哥哥盯着她哄着她磨上半响,她都勉强喝了。然后便受不了地吃很多蜜饯。

他发现,这短短半年,世人对忠勇侯府小姐揣测的多,但也最是茫然得多。她的名声因为她的身份也因为与秦铮赐婚,传遍天下,但世人却是对她不了解,哪怕了解,也不过是病了多年突然好了,好了的同时,竟然自学医书使得医术惊人。

情天幻海,欲海深深。

谢芳华想了想,小声说,“我去无名山的第三年,和言宸达成协议,助他下山,他助我创立天机阁,为我以后所用。所以,制造了动乱。他带着一批人趁机走了。我则留在了无名山。”

一夜好睡。

听言眼珠子滚动了数圈,之后埋头大口吃别的菜,也没言声。

秦浩看了一眼,忽然恼了脸,甩开卢雪莹的手臂,“夫人,你这是做什么第二日就逼着为夫纳妾不成难道你还是喜欢”

谢墨含站起身。

谢芳华手一顿,不解地看着皇帝。

谢墨含眉梢动了动。

今日上墙者:桀舛时光de谎言,lv1,书童[2015—01—26]“阿情你造伐?今天我们班玩撕名牌,我把”京门风月“当线索让他们找了(*^__^*)……”

两个人的脸,都十分之苍白,连眉目都霜染白了,整个身体,近乎于与白光齐色。

不能相信!

言轻接过马缰绳,带着昏迷的云水,上了马。

“验尸我不会,但是我懂医术。”谢芳华撑着伞走上前,指了指那名车夫胸前的匕首,再指了指车中孙太医胸前的匕首,“你们看看,同样是一击毙命,这两个匕首有何不同?”

“不用,药味这么大,你日日吃药本来就很辛苦了,还守着煎药,还是我来吧,我熬得住。”听言摇摇头。

一副药煎完,谢芳华依然没睡意,便将第二副药洗净,又放在火炉上煎。

来到门口,秦铮忽然提议,“咱们练会儿剑怎么样?”

“左相和一众朝臣都同意了皇上的决定,圣旨已经下了,皇上派了身边的亲信带着圣旨前往漠北。骑快马日夜兼程,过年的时候应该能到达漠北戍边的军中。”燕亭又道,“这回他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京了,皇上没定日期,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两年,也可能是三五七八年。”

派系越多,皇上越乐见其成。帝王不需要他的臣子都是一种声音,一个腔调。

哪怕是皇子,或者是宗室王爷、郡王等皇亲,更甚至是朝中各官员子弟。

让看到她的人无法说她不美,她的美不在容貌,而在通体的行止和气度上。

刘侧妃不由得流下泪了,“是妾身没教育好浩儿,让他……”她不知是舍不得骂自己的孩子,还是骂不出口,还是连骂也不敢骂,只说,“王妃怎么教训妾身,妾身都受着。”

p;??秦浩脸色发白,垂下头,自责羞愧地道,“孩儿不知……”

回到房间,见秦铮正窝在榻上看书,她走过去,看了一眼,见是一本游记。

王倾媚离开不大一会儿,便拉着玉启言走了回来,玉启言的脸色比王倾媚早先出来时的脸色还臭。明显是被打扰了好事儿的不爽。

王倾媚皱眉看了飞雁一眼。

程铭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一怔,“怎么是你们?”

金燕、燕岚只能跟着她离开了酒楼,大长公主府的护卫和英亲王府的护卫,几百人合在一起,浩浩汤汤,离开了小镇。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垂下头,原来如此!爱花如命也是债!

秦钰摇头。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果然当皇上好,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想打人就打人。”

郑孝扬又想了想,补充了两句后,痛苦地说,“皇上,真没有了,再让我说的话,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不如打我板子好了。”

小泉子咳嗽了两声,“奴才也是不敢得罪两位大人啊,这不是怕更惹皇上不高兴吗?皇上若是发了火,奴才可是要掉脑袋的。”

英亲王妃立即喊住他,“站住。”

英亲王对英亲王妃瞪眼。

“可惜了韩大人这么一个刚正不阿的官员。”英亲王妃惋惜地说,“竟然就这么死了。”

秦铮当先走了进去。

谢芳华点头。

谢伊吐吐舌头,“我知道铮小王爷与芳华姐姐更般配啦。我看着皇上和芳华姐姐这样冷静,几句言谈,就使得南秦京城翻云覆雨,就是觉得,我怕是一生,也追不上芳华姐姐的本事。也企及不到让皇上回头看我的地步。”

秦钰放下笔,顿时笑了,“你的女人给我牵红线,谢氏六房的二小姐说喜欢我,闹得天下皆知。难道不允许我要点儿赔偿”

秦钰挑了挑眉,得意地一笑,“你眼睛倒是毒辣。”

秦铮眼皮翻了翻,恶声恶气地说,“只此一次,再有下次,爷扒了你的皮。”

秦钰笑了一声,揉揉眉心,“我到宁愿我是他。”

谢芳华想起今日右相夫人对她的态度,叹了口气,“右相府不见得待见你。”

车夫立即上前去敲门。

守门人小心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试探地询问,“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

守门人一时也不敢再开口。

右相来到近前,纳闷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有何贵干”

来的突然,去的莫名。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刘侧妃和卢雪莹碰到门口,对看一眼,都不解地摇摇头,一同走了进来,当看到门口惨死的翠荷,齐齐吓了一跳,刘侧妃更是惊呼出声,卢雪莹毕竟有些骑射功夫,底子好些,虽然也吓了一跳,但没向刘侧妃一样惊呼出声,伸手扶住了刘侧妃。

谢芳华点点头。

 

掌柜的连连道好,一边指挥伙计往出拿东西,一边笑呵呵地道,“二公子,您今日怎么有空和芳华小姐一起过来了?您和芳华小姐一来,咱们这小店真是蓬荜生辉。”

脱离了众钗,就如明珠被拂去了尘土,啥时宝气生辉。

谢芳华却揪住了掌柜的刚刚那一句话,对他问,“你刚刚说是一对钗?这么说还有另外一支了?”

“二公子啊,这本来是小老儿想要留着镇店的,这一对簪子您想要,价钱上可不便宜啊。毕竟是巧手师傅半年做出来的,不说雕工和时间,只说这玉质,便不寻常,这一对可以暖玉。就算冬天寒冷,拔下簪子放在手中暖手据说也是可行。”那掌柜的道。

“好喽!”掌柜本来不舍得,闻言自然不说二话了,连忙小心地将那对簪子包了起来。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百无聊赖地点点头。

谢芳华反应过来,身子往旁边挪了两步,躲开了他。

一行人进了相府内院。

金燕没走,留在了屋中。

郑诚极力地克制心里的忧急之色,起身对秦钰、右相拱了拱手,又恨又恼地道,“在下不知犬子竟然悄悄尾随跟进了京,又冲撞了右相府的李小姐。他自小没了娘,都怪在下对他娇惯了,将他养成了……”

右相夫人怒极,“那好,既然你愿意替他顶罪,是你自找的。”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您也听见了,郑孝纯愿意为他弟弟顶罪,我女儿的样貌不能还回来,您一定要重处他。”

金燕目光顿时凝重,“我知晓你、钰表哥、铮表哥如今都是齐心为了南秦江山。朝野上下对于他们二人能够握手言和,十分欣然。娘亲也私下说他们真是长大了,舅舅一去,他们担起了南秦江山的责任,不是只知晓情情爱爱行事的不计后果的少年了。你与我实说,是不是此事干系南秦江山基业”

金燕看着她,“芳华妹妹,你为了秦铮,也做了很多辛苦付出的事儿,不是吗”

秦钰转向她,又气又怒,“你够了!我不喜欢你,你便要用这个方法让我愧疚吗我告诉你,你太小看男人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无论你做什么,也不会让我喜欢。你做了有何用牺牲自己又有何用白白牺牲,我不会念你的情。”

这谁都能猜得到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谢芳华走到内室,从床头暗格取出谢氏米粮老夫人离开后,那个妇人给她的事物。然后拿到画堂,推到谢云澜的面前。

谢芳华一直知道皇上肯定不会放过清河崔氏这一块肥肉,但是却没想到他大笔一挥却布了一个这么大的局。出手迅速果断。先是提拔了母族吕氏的吕奕封为安平将军,然后又派崔意芝去迎四皇子秦钰,将吕氏和崔氏借由崔二老爷续娶的夫人和她的儿子崔意芝给串连了起来。以此拢住吕氏、崔氏。

秦铮回过头,便见谢芳华脸色如这黄昏的天色,昏昏暗暗。他没说话,向屋中走去。来到门口,挑开门帘,一脚踏入门里,一脚在门外,见她没跟上,依然站在院中,不满地道,“还傻站着干什么?难道别人怀孕你高兴得傻了?”

秦铮哼了一声,一把拽住谢芳华,“走,进屋换衣服去!”

翠荷刚要开口,谢芳华摆摆手,她噤了声,跟着谢芳华出了房门。

------题外话------

想起昨夜,他几度纠缠,她的脸慢慢地红了。

“那你就去拿个垫子来。”谢芳华道。

真的怀上了!

喜堂上,红绸高挂,一派喜庆。

其余皇室里的皇子公主们,还有宗室里的亲眷们,分别围着四周,或坐或站。

“等等”秦钰忽然出声。

这等拜完堂当众就揭开新娘盖头的人,千古以来,鲜有听闻,铮小王爷迄今为止是第一个

有人不干,“我们等一会儿,他不来敬酒,我们通通去新房拖他出来。”

她看了一会儿,啧啧了两声,有些吃味,“嫂子,你长得也太漂亮了这样穿着嫁衣更漂亮的不像话。若是让人都看了你,以后这南秦京城的女子还有人娶吗?”

谢芳华轻咬着唇瓣,心下忽然有些紧张,看着他,但还是用尽全力低声开口,“我很高兴。”

月落忽然离开去了庙宇后,不多时出来,手里也拿了一把伞,遮在了秦钰的头顶上。

那年轻男子闻言立即转过身,恭敬地垂首应是。

&n

春花、秋月各自撑了伞跟在谢芳华身后。

谢芳华眼眶发红地地看着他,“你对我的心是没变过,你要的根本就不是我,是那个养在深闺只知风月不知乾坤的谢芳华……”

谢芳华伸手学着他刚刚戮她的模样,戮他心口,“你说啊,如今你对我只要说个不字,我就信你。”

秦铮伸手握住她手指,忽然又气又笑,“学我学的可真快。”

这一年来,燕亭为了想要娶她,与家里一直抗争婚事儿,闹得不可开交。如今更是因为她和秦铮被赐婚,他承受不住,弃家出走。永康侯府只有燕亭这一个嫡子,更是永康侯府唯一的继承人。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竟然背弃永康侯府,大年夜连年也不过了,只身离开。

永康侯冷冷地哼了一声,怒道,“安?我的儿子不见了,我怎么会安?谢芳华,如今总算是见到你了,我的儿子燕亭呢?”

“你今日来这里,不就是想弄清楚燕亭离开的事情始末,想知道我对他说了什么,而他又对我说了什么吗?好,我就原原本本地告诉你。”谢芳华看着永康侯,声音沉静且清冷,陈述道,“你儿子九年前见了我,对我有意,一直念念不忘。而我九年里却是将他忘得一干二净,对他半点儿意思没有。你们永康侯府的门庭是高贵,在你的眼里,你儿子是好得天下独一份,但是在我眼里,永康侯府的门庭骑马追个万里也赶不上忠勇侯府的门楣。而他不过就是永康侯府的小侯爷而已,若不是跟我哥哥有交情,那就是分不值的一个人。”

谢芳华不说话,晃动着茶杯,任杯中浅碧色的茶水一圈圈晃荡。

兄妹二人联袂出了画堂,前往大门口迎接。

若非谢芳华有武功,能及时窥察,否则真是一个病秧子的话,那么绝对躲避不过那突然来的火苗,躲不过的后果不止是烧了脸,毁了容貌,有可能引发全身着火,变成个火人。

这样的荒谬的言论几乎拿在任何一个人的面前,都不可能让人相信,秦铮如何对谢芳华如此痴情了?

“是!”吴权立即点头,看了一眼地上那死士,对皇上道,“老奴得请旨将这个死士带到一旁去扒了衣服仔细地检查。免得出了疏漏!毕竟这里有太妃、王妃等女眷,以免污了眼睛。”

“在后山山崖的索道上。”青岩道。

法佛寺主持伸手接过那片衣角,看了一眼,立即拿给他最近的普云大师看,“师叔,您看这……”

“这么说来,是有人在皇上来之时,趁着在殿外说话的空隙,利用密道悄无声息地带走了无忘。且这个人的功夫定然极其了得,否则也不会在我们发觉之后,皇上的人和铮二公子的人立即追查下走得无影无踪。”右相缓缓开口,分析道,“外面正下着雨,所以,肯定是会淋没了脚印痕迹,而这雨太密,山崖在雨中甚是难走,所以,那人匆忙之下,想来才使得无忘刮掉了一片衣角。”

燕岚好奇地看着她,“快告诉我,是男是女?”

侍画应声,前去请了。

“小姐,永康侯夫人和燕小郡主进宫了,说奉了皇上之命,请求见您。”侍画在外面低声道。

言宸见她眉目坚决,眉心似有浓浓雾霭,他沉默片刻,点头,“好,既然你不想见他,我便帮你拦截,不让他回京。”

言宸不赞同地看着她。

百姓们交头接耳,连连叹息,有的人更甚至说像三皇子、五皇子这样的人,真是杀了也不可惜,死有余辜。

玉兆天不等他站稳,第一剑又劈来。

眼看玉兆天就要杀了青岩,秦铮和谢芳华同时出剑,两人的剑都极快,剑锋带着两道寒光,如破空的流星,一剑刺向玉兆天的心口,一剑刺向玉兆天的命门。

谢芳华的手一顿。

------题外话------

秦铮闻言嘟囔道,“被你这样一说,我却更希望中了媚术的人是我了。”顿了顿,他道,“因为,我也想知道结果。”

秦铮低头看着她,眸光端凝,“谢芳华,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的话说出来,就算到死,我也不放手。你别后悔!”

谢芳华抱住他的腰,将头埋进他的心口,不说话。

谢芳华笑了一下,“真会!”

谢芳华面上的沉色闻言忽然退去。

这一瞬间的气势,与刚才初见她的浅笑盈然大相径庭。

齐云雪忽然道,“我听说言轻和云水被铮二公子给扣押起来了?”

谢芳华点点头,“李沐清的父亲右相和我舅舅是至交好友,而他又帮助过我几次。况且他死了,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公主若是只这一个理由,就请网开一面。”

“听言,给钱班主一百两银子,这个哑女我买了。”秦铮对身后挥挥手。

“待后悔了再还给钱班主。”秦铮没什么正经地回了一句,“反正现在是要了。”

秦铮闻言竖起眉头,回头看了一眼,官府的府兵人人垂首,而那顶轿子停在门口分外惹眼。他顿时又踢了平阳县守一脚,怒道,“你当爷眼睛瞎吗?马不停蹄赶来?你明明坐的是轿子,竟敢糊弄于我?”

来到门口,秦铮似乎怒气不散,一脚揣在了胭脂楼的门框上,怒道,“岂有此理!”

“无论是江湖上的人,还是朝廷中人,应该都不敢下这么重的手做这笔大买卖。毕竟这五个人可不是五只蚂蚁,随便说碾死就能碾死的。”谢芳华道,“各方势力,无论是与你我对付,还是不对付。都不会惹火烧身。牵扯得这么大,那可就没办法收场了。”

“不吃了!去平阳县守府吃,让他府里的厨子做红烧鳜鱼。”秦铮道。

谢芳华自然知道秦铮的意思,胭脂楼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被黑衣人抓走的几位客人可都不是寻常人。自然这种事情要好好对平阳县守说说的。她点点头。

“让你的人出去,将经过说与她。”秦铮扔了筷子。

秦铮看着她忽然笑了,“毒蝎子要咬的可不是秦倾,他不过是被牵连而已。反正你我因为救秦倾也暴露了。皇叔早已经知道你我在这平阳城。如今不如就暴露得彻底算了。”

“因一个怪人便彻查谢氏?”秦铮扬眉。

“求个心安做到这地步也是不易。”谢芳华诚实地道,“不是谁都会如此做!”

那人继续道,“距离渔人关百里之内,一马平川,没有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为防南秦再乘胜追击,我军士气低落,定然不堪抵挡,太子权衡之下,只能退守到玉霞坡了。”

北齐百姓们有的骇然,有的惊慌,有的哀戚,城中哀嚎一片。

谢墨含因为连日操劳,一身疲惫,十分清瘦。

谢芳华冷眼瞅着他,声音却是温柔,“二公子是南秦少有的钟灵隽秀人物,你若是真做些什么的话。我谢芳华这一副破身子,也不是亏了,而是赚了。”

谢芳华学着他惯常的模样扬眉,“自然!”

谢芳华当没听见。

“是,爷活该!”秦铮也觉得自己真是活该。

谢芳华用鼻孔轻轻哼了一声,连活该都懒得再骂他了。

谢芳华挑了挑眉,她不觉得和他有什么好聊的。她在无名山八年,那是一段除了爷爷和哥哥至亲之人外不能被外人道的过去。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里,除了杀与被杀,拼命地填充东西外,她再没别的有趣的事情。

因是夜晚,房间本来就黑暗,床帐帷幔遮掩着,将这个大床与房间隔出了一个小世界。在这里世界中,她哪怕是给自己和秦铮都下了药,但也是抵不过他的怒火和反抗药物的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