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手机版 > 第157章:日异月新

曲耀阳更加用力地进出,她底下的小嘴儿紧的要将他咬断似的,随着他的胀大,吸得他都有些发疼——曲耀阳一手托着她的双臀,一手来到她敏感的来源之外,两指挑着她的花/瓣,将她嵌着他的小嘴儿撑得更开。

汤蜜的话让裴淼心一怔,竟然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他的单刀直入险些将她逼得无地自容,不过索性是对着电话,所以还在强撑,“你想要我的什么?”

……

拿着休闲西装外套站在沙发边的曲耀阳,还是不住皱起浓眉,侧过头来望正在厨房边上用身上的围腰擦小手的裴淼心。

“那也请你回去好吗,你曲耀阳有的是钱,爱住哪里不行?酒店宾馆,再说你自己不就是盖房子的么?随便弄一间来住难道不行?”哦,就因为夏母为了方便照顾女儿搬到他们在望江花园的小区,所以他不高兴不满意了,才非要来骚扰自己。

他捏住她尖俏的小下巴逼她仰视自己的眼睛,“婉婉,成为我的女人不好吗?就在刚才,你的身体对我并没有多少排斥,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我们的身体合该就在一起……”

协商之后两人将车停好,就找了附近一间咖啡厅坐下。

“最近这个michellepei好像在珠宝界很红,上次我跟朱太太还有郑太太几个人去‘迈凯薇’做头发的时候,看见好多杂志上都在提她设计的珠宝。就连香港富豪榜前十名,在东南亚地区主营旅游业的何爵士夫人郑惠华都把自己的宝石交给她设计。”夏母唏嘘不已。

“可你后来还是背叛了他不是吗?”裴淼心说道。

裴淼心凝了满脸的黑线,“陆大少,正好,你的车撞坏了我的车,而且凹陷了这么一大块。”

那一天似乎也像现在这般下过一场大雨,大雨过后的学府大道尽头就是栽了茂密梧桐的临街长椅。

“易琛,你怎么会在这里?”曲耀阳先前的手机就丢在沙发的另外一边,那听筒的声音开得不大,可却还是能让趴在沙发上的小女人第一时间捕捉到里头所有的信息。

她犹自气着,“请你不要跟我说话,芽芽都被你教坏了。”

“没有,你以为我傻啊?”严雨西摇了摇头,“不过刚才我去小烧烤摊买东西吃的时候听见你们俩吵架了,之前你从‘y珠宝’里出来,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问过你为什么突然想跟我来,你当时只跟我说你想要钱,很多很多钱,我也并没有想得太多,可是那天夏芷柔说的话,还有你前夫说的话……我只是觉得奇怪,他们俩的口径怎么这么不同?”

确信裴淼心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她先到负一层的停车场去拿车。

大床上的裴淼心,紧紧抓着自己肩头的薄被,睁着一双没有焦距的大眼睛,紧紧望着窗外的风雨沉默了一晚。

易琛大步迈进电梯,没过几秒又冲了出来,去屋檐下拽了她往电梯里拖拽。

裴淼心面对这陌生的环境,不拘谨不局促是骗人的,更何况抬了手看时间,虽然离具体面试的时间还有一会,可这外头的雨下着,万一再来个堵车,她可真折腾不起。

递上自己的登机牌,那空姐伸手接过,裴淼心的左手手臂却突然一紧,等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整个人已经被他用力向后一拽。

裴淼心这时候还留在曲家的大宅子里等着消息,她与曲耀阳这位顽劣的二世祖弟弟关系虽然并不大坏,但似乎也没有什么交集,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家子,一点一点将这二世祖宠坏。

他知道她喜欢他爱着他多年,只是他从未想过,像她这样漂亮又倔强的女孩,会一直为他守身。

可是这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裴淼心疼得一声闷哼,他早就抓着她的小手向下去摸他所有热情的源头。

用力将她推倒在大床中间,扯开她的上衣又去掀她裙摆,多少都带着些不顾一切的意味。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把扯开她身上最后的遮蔽物,大手熟稔地抓握上她其中一只,下方紧紧贴着她的,一前一后开始运送。

他回身的时候,没有看到她的眼泪落进碗里菜里,只看到她像被人宠坏了的小公主,稀里糊涂发完一顿脾气以后,还是该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她就是故意害人心里添堵,可她自己总有办法调节过来。“我能插嘴说句话吗?”

曲市长依然是面不改色的模样,伸手向曲耀阳,“耀阳,你过来,从今天开始,淼心就跟婉婉一样是你的亲妹妹了,你可要像个好大哥一样,用心照顾好她,等她找到一个真正疼爱她的人时,你一定要牵着她的手把她嫁出去啊!”

他以为,在她决定要他用心来交换这段感情的时候,她就已经不会再这样对他——好像他是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她永远是朵开在彼岸的花,可望而不可及。

裴淼心也是一怔,直愣愣望着面前的男人,难道说,他们之间,还发生过别的小插曲吗?

裴淼心进屋脱鞋换鞋,这个时间点,又加上半天那么累,小家伙肯定已经乖乖去睡了。

裴淼心看着那些伤疤一言不发,曲臣羽大概也是意识到她正在盯着什么,于是一把抓过衣柜里的睡衣,说:“你饿了就先下楼吃东西,我等洗完澡再下楼,全身都是臭汗……”

裴淼心见他的脸色不太好看,赶忙又换了语气道:“啊嗯……大叔,要不你叫我小乖,或者小乖乖,这些名字都挺好听的,跟我也挺符合的,你随便挑一个,行不行?”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总之,这里是我家,该滚出去的人是你!还有,离我的女人和孩子远点,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裴淼心怔忪着不知道所以然,他却突然埋首在她胸前深吸了口气道:“老婆,你可真香……”奶奶盯着小姑娘的模样,明明面上还在努力微笑,双眸里的光彩却偏生僵硬到了极点。

裴淼心吹了吹勺子里的最后一口清粥递到跟前,“我啊!其实心里特别特别的丑,我希望奶奶的病快快好了,吃更多我做的好吃的东西,然后发胖,胖得爷爷都不认识您,这样我就是全家最美的了。”

曲耀阳皱眉,“你不是才换的车吗?怎么又要换车了?”

打包收拾好最后一包东西,裴淼心在电话里说:“没有,阿jim挺好的,真的,要不是他把真相告诉我,说不定我就要成为传说中的坏女人。”

这点裴淼心并没有否认,可她拿着叉子的左手还是有些轻微的颤抖。

曲婉婉被曲母拽住手臂根本动弹不得,正泪眼蒙蒙地望着尤嘉轩的方向,想走又走不成。

只是后来的事……他们到底错过了彼此。

那采购部的主管又道:“易家那场争产官司过后,‘y珠宝’因为人心动荡,早就已经不如往前。大易太太……就是那位姓汤的,经营公司不到两年,就因为二叔携款潜逃,最后落到她手上的也就是一间公司的空壳子。”

“总监……嗨!这称呼真tm拗口,我就直接叫你淼心成吗?反正我现在喝多了,不管说了什么都是浮云,你睡一觉就给忘了,成吗?”

裴淼心只好将她一把拉到跟前,“芽芽,你以前不是这样,以前麻麻跟你说什么话你都会听,现在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啊?”

小家伙似乎正在跟她怄气,又仗着有奶奶撑腰,撅着小嘴犟了半天,还是点了下头道:“嗯。”

其实她跟他的心里都是明白,如若开始时的一切只是强迫,可是后来呢?后来恍惚的迷茫里面她是真的为他的热情回应。

曲臣羽睁了睁眼睛,迟疑不过两秒,立时被那红震得快速翻身而起,“淼淼!”